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评论 > 鄢烈山 所有专栏
鄢烈山
 
鄢烈山
 
鄢烈山,1952年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198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南方周末》高级编辑。1984年起开始评论、杂文、随笔写作,以“公民写作”自我定位,憧憬“我手写我心”的境界。迄今已出版《冷门话题》、《中国的个案》、《鄢烈山时事评论》、《早春的感动》等个人作品集18种,主编有《中国杂文年选》等文集多种。杂文选集《一个人的经典》获全国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发言与治国
新闻是不断地逼近真相
“民主生活会”还能开成啥样呢
我为何不能认同学生的“占领”行动
平权——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词(下)
平权: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词(上)
寻找“女神探”与寻找正义
揭黑新闻如何才有正效应
中国需要钟南山们的“悲愤”
杀人者与被杀者谁更该同情?
从“三妈的”考察言论边界
从网友鉴表看人民监督政府
中国能不能不要“城管”?
“特供”制度的纵横和利害
从“文革”电影《春苗》看民粹主义
安全感尚未有 何谈幸福感
食品不安全还有谁该惭愧
对孔子要行中庸之道
关于强拆强征的劝与解
2010最强音:权为民所赋
给孔庆东的粉丝们讲逻辑
与其打政改口水仗,不如先求兑现已有承诺
从曝光安元鼎看公民精神的力量
公民行动的力量
强拆违建豪宅的勇气何来
提防“斗争哲学”卷土重来
“抓对了”便该如此对待吗?
陈文茜为何会变身余含泪?
自由表达就行,何必"自律"过头
朱学勤不需要“同情”
“按闹分配”与剿抚传统
返璞归真的“代表”观
柬埔寨:国家盛衰为哪般
文强的大实话切中时弊
试探“官本位”之本源
不能用极权思维推进改革
当官的如何讲人话
必须公布拆迁项目工程补偿额
古今“赵高”之异同
警惕被“城镇化”
怎样消除妨害分配公正的拦路虎?
第三只眼盯着“央视大火”案
教我如何能服她?
不要带血的____!
“公共利益”不是五行山
打破谁先改革谁吃亏的僵局
警惕“顺溜”们僵化的历史观
教育不公乃最大的不平
谁在筑隔离群众之墙
成龙说“中国人需要管”的对与错
孙东东公案的不了情
谁在逼良为莠
“不违规”何以成了挡箭牌?
受害种种须细辨
专家孙东东也该被问责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孙东东
建设公民社会,重视新意见阶层
科学不与强权合作
公平正义才是警察安全的根本保障
孙中山是韩人后裔又何妨?
告别“口号治国”的旧思维
“民主”不是“集中”的参谋
枪杀长官是一种变态的“问责”
仇和公布官员电话是村干部思维
“阴暗势力”爬上来
为无辜青年谭健的惨死讨回公义
处置政治图腾遗产要有智慧
向敢于对假选举说不的学生致敬
喜闻“表达权”
情妇起义:21世纪的中国传奇
如此国家赔偿规定实为霸王条款
我向受暴雨重创的济南人民道歉
法治是“民意”的保险丝
民主是公共决策的生命线
想腐败,你有资格吗?
非洲人的人权与中国人的安全
坏人的基本人权也要保护
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是农民!
“副部级干部待遇”猜想

三见严秀老师
韦小宝要的这个《四十二章经》有什么好?
如何废除干部提前退养潜规则
为这样的好公民点赞
痛恨“立场”和“态度”
同情——滥情——民粹
谁的良心大坏,什么底线失守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公民心”
历史:摒弃功利
“安乐死”问题的中国背景
感恩教育与精神奴役
言说有无至上的原则?
官身荐书不宜宣扬
“我的2010:诉求于河山静好
率性的韩寒
论《蜗居》映现的“民怨”
失而复得的大学
我们这些人的幸与不幸
一个“黑帮分子”的心灵史——读廖沫沙的《瓮中杂俎》
大清朝的人权报告
纪昀的悲剧
何谓斯里兰卡政府军“攻陷”
猜不透的电影审查
高调子何时唱完
从代价论到尊重每个人的权利
为战俘抗辩——建川“中国抗俘馆”印象
新闻开放与社会扁平化
涌泉之恩

公正评价20世纪的中国企业家

厚诬古人 蔑视今人——读李国文的《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
放屁:名利场的登龙术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