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天堂还是地狱?——纳粹德国投降60年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52 次 更新时间:2005-05-11 01:44:06

进入专题: 纳粹  

杨鹏 (进入专栏)  

  

  我们是魔鬼的大救星

  

  1888年底,德国思想家尼采写下了这样的话:“我知道我的命运。总有一天,我的名字要同那些对最可怕事物的回忆联系在一起。”(1)几天后,尼采精神分裂症发作,被收容进了精神病院。一般人知道,尼采的名字与“上帝死了”的断言联系在一起。但一般人不知道,尼采的名字还与另外一句名言联系在一起——“消灭害人虫”。1900年8月25日,尼采这位毁誉交加的疯狂思想家终于病逝于德国魏玛。

  

  尼采的上述预测果然不错,历史真的把他的名字与“最可怕事物”联系在了一起。尼采逝世后不到30年,他的思想就被德国纳粹党全盘接受并付诸实行。1943年8月,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大战——在苏德之间展开,德军失败,德国-苏联间的攻守态势从此逆转。同月,盟军彻底占领西西里岛,意大利军队崩败。在大厦将倾的危急势态下,神经质的希特勒居然还不忘给他的倒霉战友墨索里尼送来一份生日礼物——全套24卷的《尼采全集》。

  

  特定的话语,只能放在特定的语境中,才能传达出它真实的涵义。中国“五四”时期“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纯粹是一个文化批判口号。尼采“上帝死了”这句名言,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很容易解读成“传统价值观该死亡了”的意思。但是,对当时的德国排犹主义者来说,“上帝死了”不仅是一个文化批判口号,也是一个种族主义口号,他们十分容易把“上帝死了”这句话理解为“犹太人该死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尼采的著作中充满了歇斯底里的谩骂,他说犹太-基督教价值是奴隶、贱民、败类、畜生的东西,是衰退的民族的阴谋,是“奴隶造反和奴隶的欺骗性”,“欧洲的衰落——取消被奴隶污染了的价值”,必须“铲除衰退的民族”。尼采认为,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兄弟,是犹太人用于欺骗和软化其它民族的阴谋。犹太人自己信犹太教,相信自己民族是特殊选民,从民族优越感中吸取力量,而将基督教的平等和博爱推给其它民族,成就了自己,超越了别人。尼采的结论是:“我们更高贵,保存我们胜于保存那群畜生。”(2)在排犹主义情绪的环境中,尼采彻底否定“犹太-基督教”文化的背后,就是彻底否定犹太人。尼采说:“说这类人(犹太人)是灾难性的,是因为他们蛊惑人心------发明‘上帝’这个概念,是用来反对‘生命’的概念——‘上帝’的概念包含着一切有害的、有毒的、诽谤性的东西,它把生命的一切不共戴天的仇敌纳入了一个可怕的统一体。”(3) 因此可以说,“上帝死了”这句话,是尼采砍向犹太人精神支柱的利斧,表达了尼采对“犹太-基督教文化”的仇恨、挑战和决裂的态度。

  

  充盈在尼采著作中的这种疯狂情绪和观点,在当时的德国有深厚的基础,这就是对犹太人的深刻仇恨。尼采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是德国社会排犹主义情绪的高度抽象和凝聚。情绪的理论化过程,是情绪的自我证明的过程,而情绪一旦完成理论化论证,就会成为影响人心的力量。德国反犹主义的情绪,在尼采著作中有着最极端最强烈的表述。不从这个角度去看尼采,我们就无法真正洞察他狂乱的话语背后的真正意图。在这个意义上,“上帝死了”这句话,是影响最深远的德国排犹主义口号。

  

  十九世纪后半叶的欧洲思想界,是一个充满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思想界,尤其以德国最为突出,德国极端民族主义的内涵是什么?尼采说:“国际民族群体的产生已经有了可能,它们引为已任的是培育主人民族,未来的‘地球主人’。——一个崭新的、巨大的、建筑在严酷的自我立法基础上的贵族政体,这个政体将使哲学强人和艺术家的暴君意志立足千年——高等的人类。”(4)哲学强人的暴君意志——尼采?艺术家的暴君意志——希特勒?高等的人类——地球的主人——当然是日尔曼雅利安人。纳粹党走了这样一条路:以统一的雅利安民族血缘为凝聚力,以雅利安民族的传统和文化为纽带,以雅利安民族的至高利益为号召,将整个民族打造成一个铁血军团,在强权和暴力的控制下,与其它民族或国家作铁血之战,争夺生存空间,雅利安高贵民族一统世界。劣等民族没有生存的资格,优等民族必须清洗全球。

  

  德国极端民族主义与众不同之处,还在于它首先将矛头指向了犹太人。尼采说:“这个民族(犹太人)虽然搞虔诚的骗术,却自以为天衣无缝,颇为心安理得。它认为,假如它去布施道德,别人可能不会严加防范。假如犹太人以天真的姿态出现,则危险性就增大了。假如你们去读《新约全书》,切不可失掉自己握有的那点理智、怀疑和狠心的基础。出身卑微的人一部分乃是庸众,他们乃是受人敬仰的上流社会的渣滓,甚至在没有丝毫一点文化味儿的环境中混成了人,无教养、无知识、根本不知道精神世务中竟会有良心,就像——犹太人。”(5)排犹主义不能代表德国种族主义的全部内容,但却是最为核心的内容。纳粹党以排犹为号召而兴起,以消灭劣等民族(犹太人、斯拉夫人、吉普赛人等)为已任,近600万欧裔犹太人在纳粹党的集中营里被害。

  

  值得注意的是,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非突如其来,而是几个世纪的情绪积累和思想储备的结果。怨恨仇视犹太人,歌颂强权、暴力和战争,并不是尼采的专利。尼采之前,德国思想史上影响最为巨大的新教创始人路德(1483~1522年)在其晚年,就疯狂攻击犹太人。但是,路德把对《圣经》的信奉和对犹太人的攻击分离开来。尼采则把对犹太人的攻击延伸到了《圣经》,深入到了犹太人的精神领域。尼采以后,德国思想家斯宾格勒在他《西方的没落》一书中,也继承尼采的思想,强调血缘、强权、暴力和战争,为大屠杀的行动正名,为德国极端种族主义推波助澜。就算是德国伟大的思想家黑格尔(1770~1831年)也没有摆脱极端民族主义,他在《历史研究》中强调,天命(绝对理念)在其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天命落在东方人头上,第二个阶段,天命落在希腊-罗马人头上,第三个阶段,天命落在日尔曼人头上,“日尔曼精神是新世界的精神”,国家至上和从事战争,就是天命对日尔曼民族的要求。从黑格尔强调的“日尔曼精神是新世界的精神”,到尼采所强调的“基督教道德乃是江湖骗术”,这不是一个完全没有联系的过程。

  

  十九世纪中后叶,德国极端民族主义全面兴起,无数思想家和政治家不断给它滋养。到二十世纪初,希特勒纳粹党则展现了它的核心内容,它脱下画皮,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尼采心中有自己的国家理想:“国家,就是有组织的非道德(反基督教道德)——对内,警察、刑法、等级、商业、家庭。对外,权力意志、战争意志、掠夺意志、复仇意志。”(6)如果我们说,这是魔鬼出笼现身,尼采一定会笑纳这个说法,因为他自己早就说过:“魔鬼自古以来就有甘当承受诽谤和遭受污蔑的兴趣——我们是魔鬼的大救星。我们把伟大和恐怖相连。”(7)

  

  从仇恨出发的思想有毒

  

  德国人给人们的印象,就是音乐、哲学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似乎是很理性的。怎么在二战期间,这个民族会暴发出如此狂暴、残忍、可怕的群体行动?在今天的德国,这样的问题似乎是一个关乎“政治正确性”的问题,人们有意地回避它。我感到,回避问题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态度,如果不从这个问题深入下去,恐怕我们对德国当时的极端民族主义就难以深入了解,这无助于我们展望未来,无助于我们寻求更和谐的民族关系。佛经里说:“一念之差,天堂地狱。”尼采为什么如此仇恨基督教及犹太人?德国人的一念之差,造成了犹太人乃至人类的大灾难。起因是什么呢?原因可能很多,但其中一条是回避不了的,这首先是文化隔阂引发的矛盾。

  

  犹太民族的宗教文化,以《圣经》为代表。二千多年中,犹太民族离散在世界各国,没有自己的国家,但却能保持着坚强的民族认同和文化共识,这是《圣经》的力量造成的。基督教将原本封闭在犹太民族内部的民族宗教,转化成了普世宗教,非犹太民族也能从中吸取力量。但是,犹太-基督教文化精神中有两重价值和力量,一是普世价值,二是特殊价值。普世价值能为非犹太民族所理解和运用,而其特殊价值部分往往只对犹太民族有意义。什么是《圣经》中的普世价值?这就是一个曾在埃及当过450多年的奴隶的民族对人类的普遍贡献。因为奴隶最渴望的,就是对未来的期盼、解放、拯救、自由、平等、博爱以及对权力-暴力的反感和警惕。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平等)、上帝要人们铸剑为犁(和平)、上帝要人们爱自己的邻居如同爱自己一样(博爱)、尘世的权势不能超越上帝的权威(权力约束)、最后的审判及天国的最终来临(未来)。这些奴隶的本能渴求,转化成了普遍的价值,成为基督教西方精神的重要基础。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一书中强调,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就是犹太人价值的表现,就是奴隶道德的最终成功。但是,《圣经》中还有一类特殊价值,这就是“选民”概念。上帝与犹太民族签约,选择犹太民族作为上帝的使者,领导人类走向上帝。耶稣也说过,人类的拯救要通过犹太人来实现。“选民”概念是排它性的,非犹太民族即便信奉《圣经》,也难以得到“选民”精神的支撑。“选民”概念给犹太民族带来巨大的自信和使命感,而非犹太民族只能望洋兴叹。无论如何,《圣经》记述的是犹太人的历史和上帝与犹太人的关系,同样读《圣经》,犹太人与非犹太人得到的东西并不完全一致。犹太英难大卫的故事,对一位中国的孩子和一位犹太的孩子,当然意味着全然不同的内涵。也就是说,犹太民族从《圣经》中容易得到的是自信的力量和远大的使命感,而其它民族容易得到的是平等、自由、博爱的精神。对犹太人来说,因为有选民意识而有优越感,因此充满着自信和使命感,有了使命感就会更加努力,因为更为努力而容易成就,因为有成就,又证明了选民意识和使命感,这是一个极为良性循环过程。这个精神的良性循环过程,非犹太人很难卷入其中。现在,我们的书店里摆满了介绍犹太成功学的各种书籍,读者可能体会不到,“上帝选民”的意识和“上帝使命的承担者”这种精神内涵,是犹太成功学的硬核部分,非犹太人很难体悟进去。犹太精神中内含一种民族优越论的隐晦的民族主义。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从最深的精神层面看,“上帝特殊选民”的精神是犹太人之所以伟大的至深根源,也是犹太人苦难的原因之一,真可谓“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尼采大概体会到了这层区别,如果只是机械地跟着犹太-基督教文化走,永远追不上犹太人。从犹太人的角度看,普世价值与特殊价值融为一体的文化,表现了绝无仅有的伟大精神,值得各民族认真思考和学习。但是,对尼采来说,这是一场阴谋。尼采对犹太精神中的“选民”概念愤怒不已,他说:“犹太人那种‘选民’的本能:他们为自己占有了一切美德,并且认为,世界其余部分都是他们的对立面。这深刻表现出卑鄙的灵魂。”(8)历史说明了一点,从仇恨出发的思想,不过是否定的思想,不具有建设性的意义。任何民族,都不可能通过否定别的民族而顺利成长。

  

  瞎子领着走路,大家都会跌入深坑之中

  

  除了前面所说的文化差异造成的矛盾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源自经济领域的矛盾。说到的犹太宗教的普世性与特殊性的差别,这只对学术思想界的尼采这类人有意义,一般大众并不会从这个方面考虑问题。但是,排犹主义不仅是思想家的发明,它能形成社会运动,是因为一般百姓也会有感受。德国一般百姓为什么也容易参与到排犹运动中来呢?

  

  特殊的宗教信仰,排它性的宗教选择,使犹太人往往不愿与非犹太社会融合,他们所到之处,都围绕犹太教会,建立起自己的内部社会。犹太社会在世界各国,往往会像汪洋大海中的孤岛一样,外人很难进入到这个孤岛的中心。中国华侨在东南亚,也是如此。中国海外华侨与犹太人不同之处,在于中国人是以血缘家族为联接点,信任边界狭小,而犹太人是以犹太教为联接点,信任边界很大。这使得其它民族容易视其为外人,中国华侨在东南亚的遭遇,与犹太人在世界上的遭遇,有许多相似之处。

  

  由于民族和宗教的隔阂,犹太人在西方历史上屡遭排斥。欧洲许多国家,都曾禁止犹太人从事农业和制造业,试图把犹太人逼向困境。尼采说:“国家剥夺了他们从事此种工作的权利:尽管如此,这个恬不知耻的民族照干不误,好像他们从来就无求于国家似的。”(9)如此灾难性的封杀和经常的迫害,犹太人不得不寻找流转性很强的生计,以便随时可把财富带走,这就把犹太人逼向了以金融、珠宝为重点的流转性很强的商业活动。而且,流离失所的生活使犹太人明白,只有一件财富是最不会被抢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纳粹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6720.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鑫福网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 app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杭州股票配资招聘信息 七乐彩选号技巧大全 甘肃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两元网 上海11选5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号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新浪 七星彩直播现场电视台 福建快三形态开奖结果一定牛 赛车视频 淘金在线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