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武夫军汉办大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18 次 更新时间:2007-08-15 19:14:14

进入专题: 读史札记  

张鸣 (进入专栏)  

  

  大家都知道,北洋时期是武夫军汉当家,这些武夫军汉我们平常管他们叫军阀。在现代中国,凡是被称为“阀”的,都带有贬义,军阀尤甚,所以一提起军阀,人们脑海里立刻冒出来的,就是些专横跋扈的军人,打砸抢,吃饭不给钱,抢女学生做小老婆,随便杀人,等等,等等。当然,这么干的军人不是没有,打起仗来,尤其是打了败仗之后,干得比这过份的也不少。但是如果用这些行为来概括所有的军阀和军阀所有的行为,好像也不合适。

  北洋时期,媒体骂军阀,骂也就骂了,最大的惩罚是派人封了报馆,往往是这边封,那边又开了,抓记者枪毙,那时北洋末期,胡子出身的张大帅当家时候的事。大学里,教授们爱讲什么讲什么,当局如果想派进个校长去,教授如果不同意,任谁也没辙,武夫们居然就是不敢派兵护送强行进入。更有意思的是,某些武夫军汉,居然自己办大学,比如唐继尧办了东陆大学(即后来的云南大学),张学良办东北大学,连布贩子出身的曹锟,也办了一所大学——保定的河北大学。

  唐继尧和张学良,都是喝过墨水的人,出过洋,见识过,有点闲钱,办个大学,不奇怪,曹锟一个粗人,虽说也上北洋速成军事学堂,但那是混出来的,在家乡,人送外号曹三傻子,而且,他所在的直系,一向钱紧,居然也有兴致办大学。

  曹三傻子办的大学,不是军校,而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在原保定农业专门学校基础上扩建而成,那一年,是著名的1919年,那年,曹锟在做直隶督军。督军是一省的天,但在这所大学里,教授是天。

  曹锟出钱,管事,但是,办大学,靠教授。进学校来,如孔夫子进太庙,每事问,问谁?问教授。他经常说,自己就是一个推车卖布的老粗,什么都不懂,大学得靠教授。只要他在学校,就经常在教授休息室候着,对下课的教授嘘寒问暖。大暑天,在教室外面看见教授讲课讲得满面流汗,就命令校工上课的时候送毛巾到课堂上,给教授们擦汗,后来干脆往教室里装了铁柜,放冰块降温。每逢发工资的时候,曹锟都嘱咐行政人员把大洋用用红纸包好,用托盘托着,举案齐眉式地送给教授。

  河北大学的教授工资,要比北京的一些大学稍低,但对于物价比北京低得多的保定,一个月二、三百大洋的工资,已属天价,曹锟的副官们,能拿到零头,已经要念佛了。但是这样的工资,曹锟居然感到有些歉疚,看见教授在用显微镜做试验,居然说,你们这样用脑子,每月那点钱,抵不上你们的血汗呢。

  这位粗鲁的军汉,对学生要粗一点,文化低,词少的曹督军曹大帅,偏爱给学生训话,每训必强调尊重教授,说这些教授都是我辛辛苦苦请来的,如果谁敢对教授不礼貌,就要谁的脑袋。然而,没有哪个教授把所谓的学生不礼貌行为,告诉曹锟,因此,也没有谁真的掉了脑袋。

  事实上,对曹锟这种人来说,办大学,跟比较开通的财主在家里办私塾的心态差不多,无论布贩子出身的曹锟怎么开明,怎么喜欢附庸风雅,他办大学,也只是给他的家乡办一个大个大私塾,教授,都是他为家乡父老请来的“西席”。对教授的尊敬,厚供给,就如同一心希望子孙争气的乡下财主,自己舍不得吃,也要让老师食有鱼,起居有礼。而且学生不听话,也都放任老师去责罚,如果老师为此告状,学生多半要挨一顿肨揍。这样的财主,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时代,每个好一点的乡村教师,都会遇到。

  曹锟其实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学术自由,什么叫教授治校,连什么叫做现代的大学,他都没有见过,他熟悉的,只是怎样管大兵,立正稍息,齐步走,奖就是大洋,升官,罚就是军棍,禁闭和砍头。但是他没用军队的一套来办大学,管大学,尽管他也在大学里安排了一些昔日的副官马弁,但是这些人,都成了伺候教授的跑腿子,连曹大帅都对教授一说话三点头,他手下的这些小军汉们,还不只有听喝的份?

  形势比人强,那时的大学,全中国都这么办,武夫军汉来办,自然也得这么办,不这么办,就不叫大学。看来,谁来办大学并不重要,即便是一个大学问家来办大学,赶上一个大学不叫大学的年代,也只能办成衙门,反过来,武夫军汉,赶上合适的时候,也能办出一个像样的大学来。

进入 张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读史札记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560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002647股票分析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11选5前三图 腾讯分分彩 浙江体彩20选5坐标 私彩哪个app靠谱 用配资炒股可行吗 pk10高手全天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 福建快3开奖软件 吉林快3网上投注 黑龙江36选7#1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启运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