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左派自己要争气——对乌有之乡朋友的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87 次 更新时间:2007-03-19 02:20:06

进入专题: 原罪  

杨鹏 (进入专栏)  

  

  2007年2月11日,我应乌有之乡书店之约,到乌有之乡就“原罪”问题进行讨论。去之前,我准备了一个讲话稿,但由于讲话时间有限,我只讲了准备稿的前两个部分。我的发言,乌有之乡书店进行了整理,发到了网上。我看了现场发言整理稿,感到当时自己一些口头表达并不太准确,于是决定将原来准备好的讲话稿发到网上,以便更准确地表达我当时的想法。后来,从乌有之乡网站上看到一些朋友的回应,我有一些感想,决定回一封信如下:

  

  一、我的太极图心态

  

  我是太极图心态,将这种心态运用到所谓的左右翼上,就是认为左翼与右翼,都是中国社会,也是一切国家必然存在的互动搏弈、相反相成的力量。中国有左右翼,美国也有左右翼。重要的是让左右翼有一个和平的公平的竞赛规则,而不是谁吃掉谁。无论是左的独裁专制或右的独裁专制,都是不符合太极图所表达的事物运行的规律的,也因此是不可持续的。这个观点,我过去发表的《太极图中的民族主义阴与阳》一文中早提到过,跟不少左翼朋友也当面讲过。放眼世界,只要是政治开放的国家,政治力量都是左右翼的互动平衡。右翼有自己坚实的社会基础,左翼也有自己坚实的社会基础,但不同立场,大体都只代表社会的一半,在一定的时间段中是平衡的。承认对方存在的有限合理性,是相反相成的前提。那种不是东方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态度,是愚蠢的,是不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的,这已经为中国现代历史的发展所证明。毛泽东将左推到极至,必然造成右的反弹,这是的客观规律,是他老人家的个人意志所不能阻碍的。如果左翼与右翼在承认对方有限合理性的前提下开放竞争,中国的路线就动态性地走在中间。

  

  二、左派应当成熟起来

  

  我希望当前中国有成熟的左的力量,我说这话不是出于什么策略的考虑,而是出于太极图的世界观。没有成熟理性的左派,也不会有成熟理性的右派,反之亦然。就今天中国左派的状态而言,我认为左翼应当超越。超越什么呢?要超越斯大林、毛泽东式的专政的、暴力的、激端的左翼传统,不能傻乎乎地将他们留下的沉重的历史罪负扛在自己身上,把自己压得心态扭曲起来。在承认和保护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的前提下,左翼才可能新生。不然,还是阶级专政、暴力镇压、计划经济、人民公社这些东西,怎么可能适应世界潮流和多数人心愿呢?西方左翼的发展,是在放弃阶级专政和暴力革命的前提下才得以实现的,现在已是半壁江山的力量。如果仍然坚持斯大林式毛式社会主义,就是死胡同,与多数人为敌,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理的。如果当前左派超越灾难性的历史传统,为一个公正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而努力,在承认自由竞争的价值的同时,多为中下层争取福利和保障,那么左派会成为重要的力量,最起码也是一半的力量。

  

  三、走到现实中来服务民众

  

  与左翼朋友们交往,我感到他们一些人的缺点之一,就是迷恋马列毛教条,沉迷在幻觉中,严重脱离现实。有时我想,如果他们自己开公司,他们就知道产权保护的重要性了。如果他们自己当记者,他们就会知道言论自由的重要了。如果他们当书商,他们就会知道出版自由是多么重要。如果他们当律师,他们就知道司法独立的重要了。如果他们有发明创造,他们就知道知识产权私人化的重要了。如果他们到NGO工作,他们就知道民众民主自治的重要了。如果他们生活在农民中间,他们就会知道农民多么希望农村的土地及其它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归自己。如果他们到国有企业工作,他们就知道国有企业有多么腐败低效。如果他们从事进出口贸易,他们就知道自由贸易的权利是多么珍贵。只要是做事的人,都会知道这个社会的毛病和症结在那儿。这根本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现实的经验感受。左翼许多朋友,不是与各种劳动者在一起,不是从实践者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不是从大众的需要来解决问题。现在在维权一线为工人农民争权益的律师和记者,在NGO中为底层百姓谋发展的公益人士,多是持有自由民主法治思想的人,面对这个事实,左派朋友们应当反省反省。

  

  四、西方意义上的左翼

  

  中国当前左右翼的划分,与西方颇不同。按西方社会的坐标划分,今天中国许多被骂为右翼或自由派的朋友,正是西方意义上的左翼,承认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前提下的左翼,建设性的左翼。这不由不得让人猜想,未来中国真正有力量的左翼的出现,不是从今天被称为左翼的力量中出现,而更可能是从今天被称为右翼的群体中分化出来。我在会上时讲过,等中国的政治民主转型完成后,也许我就是左派,承认民主政治、市场经济、私有产权的左派,为大多数中下层争取更多权利的左派,西方意义上的左派。在权力、资本和劳动三个力量的互动之间,今天的主要矛盾是权力。而今天中国被称为左翼的一些力量,将在未来中国消失进历史之中去。

  

  五、中国有乌有之乡是好事

  

  乌有之乡的出现,对中国来说是好事,因为它带来了争论。观点藏在心里,表达不出来,这是最不合理的现象。言者无罪,乌有之乡的存在,使许多人能有一个平台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认为这是对中国言论自由的促进。从太极图心态出发,我认为它促进了社会的平衡,这对左派是一个帮助,其实从更深层看,对右翼也是一个促进。中国道家说,相反相成,正因为相反,所以能相互成就。在追求自由的同时要追求平等,在追求效率的同时要注重公平,自由与平等、创新与和谐,不同的立场都需要制约,才能健康起来。在这个意义上,我认同乌有之乡的存在,而且希望它有所革新,更为健康地发展起来。

  我就说这五条。读了毛式极左派秋石客等人的文章,他们要暴力革命,要把中国拖回到毛时代,要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我觉得很怪异,这样的思想,怎么可能成为建设性的主流的力量呢?怎么可能有未来呢?左派与右派的不同,不在于大家看到了不同的社会弊病,而在于大家对病根的理解及解决问题的办法取向不同。我强烈地感到一点,如果左翼还与秋石客等文章所表达的这样陈旧的毛派意识混在一起,左翼就永远实现不了真正的超越和新生,左翼就永远演化不成建设性的理性的力量。言者无罪,任何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如果秋石客这类毛派情绪和观点成为左翼的主流,那么今天的中国左翼就太可悲了。左翼要为自己争点气,未来的中国左翼,有一个自我革命的任务,有一个自己内部清理门户划清界线的任务。新左翼,应当新在民主政治、市场经济、以法治国上,新在追求一个更公平的民主政治、更规范的市场经济、更服务于民众权益的法治社会上。如果所谓的左派,就只是秋石客、吾将上下这伙头脑不清楚的人,那么左派真是可怜。

  

  杨鹏匆匆

  2007年3月16日

  

  附:乌有之乡网站批判杨鹏的文章

  

  1、对杨鹏《乌有之乡谈乌有之罪》的批判

  作者:秋石客

   有朋友向我推荐扬鹏《乌有之乡谈乌有之罪》一文,阅后感觉的确别有洞天,诱发人的拿笔伐之的快感,秋石客正是为寻求一些快乐,写此文凑合。

  扬鹏何许人也?有称学者哉。但观其文,察其德,文德皆无,恐怕是伪学者一类。

  乌有之乡,是海纳百川的地方,乌有之名有出新之意,哲学味很浓,然被乌有之乡约请座谈的扬鹏,不思感恩,却以乌有之乡谈乌有之罪影射之,是为无德;妄谈原罪赦免,文不对题是为无才,然就是无德无才之伪学者大谈伪道理,流毒猛烈,不得不清除之。

  谈原罪问题,扬鹏华而不实,卖弄了不少“学识”:

  “私有企业有‘原罪’的说法,是万通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冯仑最早提出的。后来这个提法被好事者宣传开来,似乎给私有企业给出了一个形象定位,这个定位就是,从事私有企业那帮人的发家史,就是罪恶发家史。更广泛地说,有钱人,富人就是有‘原罪’的。这是一些人关于中国私有企业的‘罪恶出生论’。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自己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中央党校,曾在中央党校当老师,还在中宣部等部门任过职,他还翻译过一本书,叫做《狂飙突进——马克思的心路历程》,马克思主义文化对他的影响是深远的。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按马克思的资本出生论,资本是从罪恶中出生的。冯仑提出“原罪”说,与他在党校教马列主义,有知识结构上的延续性。”

  说了半天,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告诉人们原罪问题是有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学识结构不无关系的冯仑是始作俑者,又有“好事者”宣传开来(暗斥左派原罪大讨论)才有的,本是子虚乌有之事。

  接着,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又说了不少废话,无非是表白民营企业家的善良和才华,冯仑就是个代表。

  接下来,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又借胡德平之话发挥下去,说胡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现在要来追究和清算‘原罪’和‘第一桶金’,就等于是对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的否定。报道出来后,引发了大讨论,胡德平受到不少网民的批评甚至谩骂。”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瞒天过海,把左翼及广大人民群众有理有实的对原罪声讨,变成了“谩骂”,变成了对改革开放的否定!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颠倒黑白地云:“其实,胡德平是一位思想开放并有强烈责任心的人,”言下之意是不同意赦免原罪的人都是没有责任心的;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还专门强调胡德平的官职“中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和统战部副部长”,借以吓人;并尊重胡德平的“傻”,希望“这样的‘傻’多一些,中国社会的进步就会快一些好一些。”彻底暴露了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争夺党政官员站在原罪一方的目的。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云:“今天,‘乌有之乡’组织关于‘原罪’问题的讨论,我看你们还是希望继续扩大‘原罪’的论争。”说了两层意思,一个是用引号把乌有之乡和原罪放在可置疑的位置,另一个是暗示只有乌有之乡才想继续扩大原罪的讨论,是一石数鸟之计。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对自已讨价还价能力很看重,自鸣得意地说:“范景刚先生约我时,说讨论会的题目是‘中国暴富阶层的原罪问题讨论’,是与卢周来和杨帆两位来辩论。我对范景刚说,‘原罪’议题,已成为一个热点问题,应当讨论。但‘乌有之乡’设定这样的题目,倾向性过于明显,我不能参加。如果将题目改得中性一点,我可以参加。范景刚说可以调整一下题目,这就是今天的题目,‘改革以来原罪问题的讨论’。”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的感觉真好,好像没他这盘“菜”,就成不了酒席了。

  看得出,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是有备而来的,他用大量篇幅卖弄他的“学问”,如他说的“在‘原罪’问题讨论上,会有两种绝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私有企业家、或者有钱人,都是从罪恶中走出来的,因此应对他们进行追究和清算。另一种观点认为,私有企业不是有罪,而是有功,因此不能谈原罪,不能煽动对资本的仇视,这是对中国的破坏。当然,还会有各种游离在两者之间的各种中间观点。”是靠点谱的。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很狡诈,表面上离题万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讨论原罪问题的标准,就是太极图。

  为引人入巷,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开始大讲太极一类哲学。

  他说:研究老子多年,老子思想对我影响很深,我认为,太极图很伟大。什么是社会的“真理”,它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太极图中阴阳互动的这条S线。这条S线,孔子认为圣人可以识别出来,因此可以“执其两端而用其中”,这是孔子的庸之道。老子认为,这条S线没有任何人可以识别出来,只有不加干预,开放各种力量的搏弈和互动,这条S线才会自动呈现出来,自动引导社会向和谐运行,这是老子的“冲气以为和”的“和”或者“中”的哲学。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老子比孔子更伟大,因为老子知道自己的无知,知道人的认识的有限性,而孔子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先知圣人,自以为可以看清S线,代“道”说话,由他来平衡社会。在太极图的参照系下,我们今天各种观念的表达,无论是卢周来还是杨帆,无论是杨帆还是杨鹏,我们任何人都不代表绝对真理,我们都不能代表“道”,我们都踩不准那条S线,我们所表达的观点,都只会落在太极图的某个点上,都只是互动形成那条真理S线的一点力量而已,而不能代表那条S线。我们的各种观点在自由开放的背景下形成搏弈,有更多人的言论和表达的充分自由,那么那条真正的社会真理的S线,才可能在中国社会中呈现出来。我愿意以太极图心理去思考“原罪”问题,以自己的参与去互动,去促成那条“原罪”问题S线自动呈现出来。

  知识结构和立场资本化的扬鹏使的是障眼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原罪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35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gydyz.cn)。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排列3技巧规律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有 福彩3d开机号今日 三明配资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五粮液股票行情今天 江西快3历史最大遗漏数据 股指配资先问尚牛在线 秒速快3开奖 东方6 1开奖号码 山西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 贵州快三全部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条件 地产基金配资比例 在线观看股票行情 甘肃十一选5遗漏号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