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思捷:光影的形上之美——以“白墙落影”的光影现象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 次 更新时间:2020-06-05 10:23:28

进入专题: 光影   虚实   意境   形上之美   诗性空间  

宋思捷  

   原发信息:《绵阳师范学院学报》第20191期

   内容提要:光影是我们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一种自然现象,而白墙落影是其独特的表现之一,它是大自然以墙为“纸”、以光为“笔”创造出的一幅水墨画。如今光影越来越广泛地运用于建筑等艺术设计领域,但为何光影能够给人们以审美的视觉享受?其美学内涵到底为何?本文试图从光与影的释义、光影的功能性及艺术表现出发,以“白墙落影”这种具体的光影现象为例,分析其对立统一之美、虚实境界之美、空灵之美、写意传神之美等几方面的审美内涵,以此指出光影并非只是一种光学现象,它更重要的是通过人的视觉欣赏而形成一个虚实相生、富有生命律动感的、形而上的诗性空间。人类自身正是通过这种理性的观察和感性的想象的相互交织,而与外在世界相互交融和谐,以此获得精神上的超越。

   关键词:光影/虚实/意境/形上之美/诗性空间

  

   “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①生活之中处处都可发现美的踪迹,其关键在于用何种视野去发现并对其进行阐释。美是作为无敝真理的一种现身方式,我们通过对美的欣赏,能够让我们从非本己本真向本己本真的存在进行超越。光影作为生活中常见的视觉现象,却也很容易被人所忽略。似乎“只有艺术家和诗性偶发的普通人,才能在对它进行审美观察和审美欣赏中窥见它的美的光辉”[1]9。

   须知,唯有光影存在之时,安藤忠雄②设计的“光之教堂”里的十字架才被赋予了神圣的意味;东方园林艺术也只有在光影空间里才可呈现出“虽由人作,宛如天成”的独特意境。当夕阳之下的光影笼罩于建筑之中,校园小道被月色覆盖,伴随着自然光、人造光等光源的照射,建筑、行人、花草植被、疏枝密叶等自然实物都因为光的影响而在墙面等光源的接受面上留下投影。在对这些光影现象进行审美时,会发现原本朴实的地面、坚硬的墙体忽然间有了某种艺术气息,整个空间也因光影而有了超越现实的境界之美。有学者认为:“光影交错,赋予了建筑以‘灵魂’,敲开了人内心深处与建筑艺术共鸣的大门。”[1]据此,我们也可理解为交错的光影敲开了人与世间万物共鸣的大门。当光影跃然成为人类视觉要素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形式时,众多艺术设计者也越来越重视光影强大的空间塑造力。然而,对于这些常见于生活之中的光影现象的研究,更多的是从建筑、空间装饰等设计领域来进行分析阐释,以此来指出光影之美。但为何通过对光影的设计,能给人以美的享受?为何光影就能营造出独特的空间意境?其美学内涵究竟为何?还有待进一步指出。因而本文针对以上问题,以“白墙落影”,即光源通过对自然实物的照射,在墙等接受面上产生投影这样一种光影现象为例,分析光影的形上之美。

  

   一、光与影的释义概述

   通常意义上,光的科学内涵是一种肉眼可见的部分电磁波普,且具有“波粒二象性”。光线可以在透明介质中传输,如真空、空气和水。而我们生活中所谈的光影之光,主要是指自然光以及各种人造光,即能够让人产生直观视觉效果的可见光。有光的地方必定有影,光与影总是相伴而生,影也是一种光学现象,即光在同种均匀的介质中是沿直线传播的,而当光在传播过程中,遇见无法穿透的即不透明物体时,它会在该物体的接受面上留下阴影,这种影将事物的形,以抽象简练的方式变化成某种另外的图形。

   以上是以科学的方式对光影进行的简单阐释,而科学知识总是有“去蔽”与“去魅”的作用,一方面让我们了解事物的“科学性”,另一方面也把一切事物的“诗意性”一扫而空。而现象学认为“现象即是事物本身”,那么在光影作用下的视觉现象,应当是人所看到的事物本身。因为光让存在物的形象得以存在,而影则赋予观者对此存在物的感性之思。此外,光影给人的世界带来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有心灵上的精神享受。世界若没有光,那人的内心会天然地产生一种恐惧。光始终给人以“希望”“方向”的存在,具有指引人前行的力量感,没有光,世界会一片黑暗,所有的存在物无法以它本来的面貌如其所示地存在于人的视觉当中。而当纯粹的一束光直射入眼中时,人也无法看清世界万物,因而光的存在一定需要伴随影的浮动。

   在西方的文化世界中,每当提及光影,人们可能会直观地与西方油画的光影运用技法相联系。西方绘画通过光影的作用,把物体分为高光、亮面、灰面、明暗交界线、反光、投影等部分,以此充分表现出物体的立体感,再加之透视等技法运用,光影下的西方绘画总是给人一种写实的视觉冲击。可以说,西方对光的研究主要来源于绘画及建筑艺术。此外,柏拉图有对太阳的比喻,他认为:“太阳是肉眼视觉的源泉……仅有视力和可视对象不足以使肉眼看见对象,必须有一个媒介把两者联系起来,这个媒介就是太阳发出的光。若没有光,眼睛只有‘视而不见’的能力,光使视力变成看见可视对象的活动。”[2]49-50这可以看作是西方最早对光进行视觉上的阐释。而随后“从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到光的波动学说产生之前,西方对于光的认知一直停留在直观总结阶段。这段时期正是西方的文艺复兴前后,西方建筑与绘画都是显示出当时人对光与视觉理解的影响,满足并充分利用透视原理,并且对于光影的艺术表现都有很强的宗教意味。而后的波动光学让人相信光是一种物质(电磁波)而这也给印象画派提供了理论依据。此外,西方世界的立体派和超现实主义派的创作也同样受光影影响深刻”[3]14。

   在古代中国,通过光影的变化来用日晷进行计时,光影的提法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并不是同西方纯粹的科学方式,而是通过留白之处与有墨之处白与黑的对比、虚与实的相互交融来进行表现。关于中国人对光影的最早认识,很早就开始了。《毂梁传·僖公廿八年》:“水北为阳,山南为阳。”许慎《说文解字》:“阴,暗也;水之南,山之北也。”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志》中则指出:“山南曰阳,山北曰阴;水北曰阳,水南曰阴。”墨子的《光学八条》是中国古人对光学的理论著作。此外,光与影的概念在古代中国还体现在“阴”与“阳”的哲学范畴上,道家讲“世间万物皆有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中国人也以这种形而上的哲学视角对光影进行观察。

  

   二、光影的功能性及视觉艺术表现

   (一)生活世界中光影的功能性

   人作为自然物,自然环境的变化对人类的生活状态有很大的影响,而光影是人类生活世界中常见的自然现象、视觉现象,因而对光影的观察不能与人类世界,特别是人的情感世界割裂开来。光影对人类的生活具有何种功能性,这里主要从三点进行概述。

   1.光影对人心理的变化性。光影的自身性质让万物在人的视觉上得以显现,不同角度、颜色的光会赋予万物以不同形式的影,从而对人的心理产生不同的刺激而引发情感上的异同:“正是光与影的变幻莫测,让人们体察到诸如庄严、神秘、轻快、奇幻等各种各样不同的建筑心理、空间情感。”[4]因而,光在视觉上给人一种敞亮的作用,且光对人的感官具有强烈的感发作用,如把光看作希望的象征、愉悦的寄托等,当身处黑暗的洞穴,出口的光或成为最大的精神动力。晴朗的天气中有充足的太阳光照,使得墙等接受面上的投影会很丰富,因而给人以积极舒适的心理暗示。而月光投影下的空间环境总给人以凄美的、幽静的且更能抒发主体情感的心理暗示。人的内心情感总是受到外物的刺激而在内心受到感发,视觉图像可直观的对人的心理情感产生影响。因而不同时间段的光影效果,可给人的心理带来不同的感受,而光影给人心理上的落差,“能够利用光与影给人们带来的心理特征,创造出各种空间。因为在空间中能够打动人的不是它的功能,而是它所传达的精神,这种精神情感能够激发出人的内心世界,或美好、或感动、或悲伤、或肃穆等无尽的联想和回忆”[5]。

   2.光影的时间性。所有的光影的视觉图像艺术都依赖于光的存在,当是纯粹的黑暗世界时,并不会有影的视觉图像发生,因此光影的艺术是具有时间性的,并且随着不同的时间变化,光影的视觉图像也会产生变化。“阴影随光而生,随形而变,且与日、月、风、云、雨、雾、岚、光气候季节变化有关,隐现沉浮、变化无常;不像建筑实体,行之可游、息之可居、望之可感、触之可及、清楚实在。”[6]最直观而言,光影的这种时间性就在于,白天的光照强烈,影的虚象更清楚,且影的颜色因太阳光的颜色强烈而更深也更明显,人们很直观地可以感受到晴天的天气情况,而到了夜晚或者阴天,影的虚象随着月光或者其他光源的变化而慢慢减弱,虚象也变得模糊,且颜色也更淡。

   此外,在一天不同的时段光影的变化也大有不同,且表现出不同的“形”。清晨的时候,由于空气中水分较多,阳光通过散射而将各种事物都渲染成朝霞的颜色;到了上午光源照射充足,影的虚象柔和;日渐正午时,光照垂直地面照射,且光线更加明亮,这时候影的虚象因为光的强烈而显得深;而到傍晚时,夕阳将影子拉长,且夕阳的光让影显得更有饱和感,层次丰富;到了夜晚,主要以月光和人造光为主要光源,影的虚象呈现出一种区别于白天喧闹的平静感。

   3.光影的装饰连接性。不管人们对光影怀着何种态度去打量,去观察,去欣赏研究,也不管光影对人有何种功能意义,说到底一定是要人这个主体去进行感受,中国的园林艺术是对天人合一古典哲学观念最直观的表现。在对园林等建筑艺术进行造景与设计时,光影现象能有意地拉近人与外在物的距离,从而形成一种诗性的空间。另外,当下时代生活的快节奏,使得身处都市空间的人与慢节奏的自然空间处于一定的对立状态。而当人在月色光影的视觉空间之中时,一定程度上会让人沉静于安宁平和的空间环境之中,以光影的律动将人的内心与自然事物相互连接。

   此外,当没有光影存在的时候,建筑与自然物之间是相互分离的;而反之,光这个媒介将自然物与人造物联系了起来,光影的虚柔和了人造物的实,或是自然物的实,且相互融合。光影的连接性也可说是光影具有某种装饰性。“阴影对墙面或者空间的装饰作用主要体现这种由阴影和载体形成的‘图—底’关系上”[7],即在光的作用下,以影为图,以影的接受面为底,就园林空间而言,室内室外的建筑与园林景观因为光影而融为一体。光影下园林植被在建筑的接受面上形成的投影,无疑也是一种纯粹自然的装饰画。另外,“私家园林建筑轻盈通透,回廊、窗棂以及玻璃在阳光的照射下,与室外的疏枝密影相映衬,将室外的景物及氛围纳入室内。现代居住区架空层引入园林植物景观的设计,除了增添室内景观的视觉效果,植物丛的投影连林缘线也丰富了建筑与园林衔接的边界,弱化了建筑的刚性线条,达到室内外景观园林化,内外空间自然融合,过渡自然”[8]。

   (二)光影的视觉艺术表现——白墙落影

   没有重点就没有艺术,而落入艺术的光辉总是在于视觉上的突出性,光影所带来的明暗对比除了让人产生心理上的情感变化,更重要的还在于对万物形体及空间的再塑造功效。“光线通过建筑的材料、质感、虚实度、透明度、荧光度、反射度等特质使物体得以成为物体,空间成为空间……光影通过介质赋予空间以生命。在光与影的交界和转折处,强烈的光线与深沉的阴影互为比照,在这个转折之处,形式、体量和三维的空间被明确地限定。”[9]也就是说,光影对人生活世界的以上功能性是需要通过具体的形式来进行表现与产生影响的,光影之美得以发生的前提条件是需要一个中间介质对光进行阻挡、切断、接受,以此来形成影的形式,比如,生活中常见的“造影之墙”。因而,在众多的光影现象中,本文主要以“白墙落影”这种光影的视觉现象为主来进行阐释。

白墙落影是生活中常见的光影视觉现象,其表现为自然存在物因光影的作用,在以墙或者其他客观物为接受面上形成的一种新的空间产物,且这种空间与产物具有一种形上的意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光影   虚实   意境   形上之美   诗性空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2160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002197股票行情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 四维图新股票行情 有陕西快乐10分的平台 七星彩前四位投注技巧 山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2012上证指数预测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定胆 证券股票推荐 北京十一中奖规则 黑龙江省6十 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点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彩发发app有客服吗 腾讯分分彩免费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