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坦然,是我的上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0 次 更新时间:2020-05-18 17:33:06

进入专题: 戴建业  

戴建业 (进入专栏)  

   我的新书《戴建业魔性诗词课》,今天开始在全国各大网站、各大书店预售,很高兴能和朋友们一起分享,更希望能听到朋友们的批评!

   十年前,我给本科生开过一门“走近大诗人”的选修课,原准备分别讲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和苏轼。后来只讲了陶、李、杜三人,屈原因我准备不足,苏轼又因课时不足,使得这两位诗人没有被讲成。

   再后来,随着大学管理越来越“规范”,教师开选修课就越来越不“随便”。什么课程设置,什么教学模块,不是教师想开什么课,他就可以上什么课,而是课程设置中有什么课,老师就必须去讲什么课。

   虽然当年我这门课座无虚席,但在“规范”的课程设置中,容不下“走近大诗人”这种个性化的课程。想讲屈原是因为敬他,想讲苏轼主要是爱他,最后连陶、李、杜都讲不成,屈原和苏轼更无从“走近”。

  

   有段时间我为此十分遗憾,现在对这一切都已释然。因为人生的遗憾太多,不放下遗憾就没法儿活。

   讲授“走近大诗人”时,超星给我随堂录像。在“超星名师讲坛”中,这门课一直为全国大学生所喜爱。两年前,我的一些讲课短视频零零碎碎地传上了网络,我的讲课风格,意外地受到朋友们近乎狂热的欢迎。

   网上时常出现“戴建业口音”模仿秀,“戴建业麻普”,很长时间排在热搜榜前几名。说实话,我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对自己的普通话一向自卑,“戴建业口音”哪来这般“魔力”?难道真的有鬼神附体?

   我的新书今天预售了!

   应广大网友和大学生的要求,出版社将我的讲课录音整理出版。眼前这本书就是其中讲李白和杜甫的部分。讲陶渊明的那部分,将来会出一本“陶谢与山水田园诗”。

   论文论著和随笔杂文,我都是用书面语写作。前者追求语言的准确优美,后者则希望写得机智俏皮。而在课堂教学中,我从来都是用口语讲授,特别反感“照本宣科”。每节课我都备得细致认真,教案也基本写成“教程”,可讲课时从来不带“本本”。如果带上教案讲课,我会依赖性地重复教案。

   当然,空手走上讲台是一种挑战,“空手”只是手“空”,可绝不能脑“空”。首先是要对教学内容十分熟悉,对所讲的作品基本能够背诵下来,这样在讲台上就成竹在胸。既对所讲内容烂熟于心,又不完全为教案所限,我的教态就会从容自如,我的讲授就能随意挥洒。

   这样,常有意想不到的新发现,激动时还会冒出一些“金句”和“段子”。讲者易于走进角色,听众也容易被感染。不带本本上台讲课,有点像唐人写新乐府,“无复依傍,即事名篇”——看来讲课和写作都是一种创造。

  

   由于篇幅所限,这次出版的内容,主要选取了课堂上分析具体作品的部分,又因为要引起读者的兴趣,帮我整理录音稿的朋友又给各节取了一些新颖的标题。在此,请帮忙整理录音稿的朋友,接受我深深的谢意。

   整理成文字后我修改了几次,也请我的同行和研究生审读了多次。为了使读者对李白和杜甫有整体把握,出版前我又写了一篇长序《诗国的“爷们”》,这篇“序言”其实是本书的“绪论”。

   将课堂录音整理成书,在我还是第一次。这里我要和读者朋友交个“底”:我对此书心里实在没“底”。这很正常,第一次,谁有“底”?

   一本书的荣誉和价值,不是决定于受过专业训练的专家,而是那些没有被偏见污染的普通读者。

   这可不是我的信口开河,我是在掉书袋似的引经据典,大家不妨去翻看伍尔芙《普通读者》的开篇。

   读者朋友,我特别重视你们的意见,你们“满意”,我就“得意”。

   我一定要把每本书写好,竭力写得既有益也有趣,要让自己的书对得起为我埋单的读者。

  

   在今日头条上,我大约有500万粉丝,和新加坡全国的人口差不多,还有很多喜欢我的朋友,并没有在今日头条上关注我。一个长期枯坐书斋的教书先生,竟然受到这么多朋友的喜爱,一不小心又成了社会的公众人物。

   既然是公众人物,我就要诚实地面对公众,尤其是要诚实地面对自己。英国有个俗语说,

   “每个人的衣橱里都有一具骷髅。”

   我不仅偶有不良之行,还常有鄙俗之念。先后与二三知己谈过,我要把这些东西摊在阳光下。

   张三夕教授说现在这样做不合时宜,各种各样的议论会干扰你的情绪,使你无法专注于读书、写作。我向来尊重这位兄长的意见,但我会选择适当的时机,面对公众来解剖自己。

  

  

   我是今日头条的签约作家,多次要求今日头条的编辑朋友,保留我文章后面的所有跟帖,获得赞美固然高兴,得到批评同样欢喜。网友大多未曾谋面,自然不会碍于情面,评论起来也无须敷衍,所以在网上能够听到真言。在今天这个世道,听真言比中大奖还难。

   现在有很多回忆录令人生厌,它们不是在诚实地回忆往事,而是作者在着意“塑造”自己。

   不管是精神还是形体,我都讨厌对自己进行“美容”。所有和我打过交道的人可以做证,无论是大型演讲,还是私下录像,我从来都拒绝任何化妆。站在公众面前的戴建业,满头白发,一脸皱纹。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就呈现出什么样子,不装不作我才活得坦然。

   坦然,是我的上帝。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戴建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21356.html
文章来源:戴建业 微信公号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白小姐网 开盘如何买股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排列三试机号十期 炒股要如何开户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福建体彩3 选7走势图 江苏11选5玩法 海南橡胶股票 看天津快乐十分钟 新手5000元怎么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金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