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那一夜,童年走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7 次 更新时间:2006-12-05 19:28:57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张鸣 (进入专栏)  

  

  40年前,我生活在黑龙江东部的一个小镇上,小镇上有两所小学,一所属于公社,一所属于农场,我在农场小学读书。

  这个小镇,曾经是日本人的兵营,有着一排排宽敞的灰色房子。这些房子,在我来到的时候,都做了农场的牛舍,养了很多黑花斑点的奶牛。可以肯定地说,小镇牛比人多。那时,我们家刚刚从农场总局的所在地佳木斯搬过来,在此之前,在我心目中,农村是个到处是鲜花绿草,有着牧童短笛,而且只要自己乐意就可以爬到牛背上的地方,可是来了以后,却发现到处都是牛粪,牛倒是也不少,却个个肮脏透顶,别说骑,连看的心情都没有。

  学校里的课程也像在城里一样的乏味,而课外活动的缺乏,又使得这乏味如同本来就淡的汤里兑了一大桶水。生活中唯一的亮色,是图画课。教图画的是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具体长什么样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的印象是皮肤很白。小镇很小,老师其实就住在我家的房子后面,但却一直不好意思跟她说话。小孩子大概都喜欢画画,我也不例外,但是天分却不高,在城里小学的时候,图画课一向成绩平平,能得一个4分(5 分制),感觉已经是望外之喜了。可是,到了这里,不知怎么一来,我居然成了佼佼者,一个5分接着一个5分,记得一次老师让我们自己想象画一个东西,大多数同学交了白卷,我却得了5分,而且加上老师当堂的表扬。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图画老师,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

  文革到来的时候,说实在的,我是挺高兴的,因为革命意味着可以在课堂上打闹,或者干脆不上课,到外面疯跑,玩打仗的游戏。童年,在文革最初的几个月里,得到了自身放肆的发挥。可是,好景不长,很快,革命就展示了它的另一面。开始有人被揪斗,有人自杀。一天黄昏,当我和一群小伙伴在学校的操场上疯跑的时候,我们中的一个兴奋地叫了起来:“看,X老师被揪出来了!”随着他的指头望去,我看见图画老师被一群人推桑着,有人喊口号,有人还上去打她的耳光,为首的是我的班主任,一个生着瘌痢头,无论什么时候都把帽子扣得严严实实的男老师。第二天,我在小镇的街上又看见了图画老师,这一次,她被几个大学生押着,戴着高帽子游街,帽子上写了几个大字: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某某某,她的衣服破了,脖子上挂着一串破鞋,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装满了砖头的大铁桶,而此时的她,已经已经怀有身孕,拖着大肚子,一步步地挪,确切地说是在被拖着。

  当天夜里,我生平第一次做了恶梦,梦被一声怪叫惊醒。只听到有人神色慌张地说,XXX自杀了!我连忙爬起,冲到后面,在老师的柴屋里,我看见了,最后一眼看见她白得像奶酪一样的脸,和地上好大一堆的血。我当时只感到害怕,怕缩回去,在一个角落里发抖,但我分明还听得见老师的似乎还在呻吟。人越聚越多,却没有人张罗送她去医院,瘌痢头也出现了,又有人喊口号,据说这是在开现场批斗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逃回了家,没有话,也没有眼泪,脑子一片空白,一夜无眠。童年,就在那一夜,走了。

  老师姓朱(也可能姓祝),名梅如。

进入 张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2012.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