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清媚:土地、市场与乡村社会的现代化——从费孝通与托尼的比较出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4 次 更新时间:2019-10-23 07:42:38

进入专题: 现代化  

杨清媚  

   摘要:费孝通在20世纪40年代关于乡村经济与社会的系列研究受英国经济史学家托尼的影响颇深。本文通过对两人的文本分析比较,指出:(1)托尼关于英国从农业现代化到工业现代化的分析,构成了费孝通的江村和禄村经济转型的参照。(2)托尼的“绅士理论”也成为费孝通讨论绅士功能的基础。但费孝通并非照搬托尼的思路,在农业的园艺学转型和绅士类型等问题上,他都有不同于托尼的地方。并且,对于费孝通来说,“国家”的角色在其社会理论和实践中处于相对消极的位置。费孝通从共同体、知识分子、世界市场和国家四个要素的相互关系来构建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方案。他对中国作为世界体系的后发参与者如何获得经济自主性的思考,在今天仍有参考价值。

   关键词:费孝通;土地制度;绅士;市场;国家

  

   在已有的中国社会学人类学学术史研究中,对于费孝通现代化转型研究方面的探讨已经很丰富,但是对于费孝通与英国经济史学家托尼(Richard H. Tawney)的学术关联还缺乏足够的重视。《江村经济》多处引用托尼《中国的土地和劳动》一书,并且费孝通在城乡金融关系和“不在地主”阶级形成的关键问题上,肯定了托尼的讨论方向(费孝通,2001:163)。《禄村农田》同样多处援引《中国的土地和劳动》,其最后一章就土地制度问题与托尼展开对话(费孝通,2006a:183,186)。在《云南三村》英文版导言中,费孝通认为托尼的《中国的土地与劳动》一书是当时研究中国农村社区经济中最好的一本,并且“托尼的结论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它所提供的事实材料,而且还因为它是在中国所发生的总体经济变迁——一个可以和发生在工业革命时代欧洲的变迁相媲美的变动——的背景中来解释数据资料的”(费孝通,1999a:392)。此外,在《乡土重建》第一篇《中国社会变迁中的文化结症》中,费孝通讨论“无餍求得”的精神时,主要对话的对象也是托尼(费孝通,1999b)。近期学界发现的费孝通阅读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读书笔记,其多处论述其实更接近托尼的《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一书。以上种种文本迹象均佐证了费孝通和托尼在思想上有着密切关系。

   托尼出身于英国上流社会,毕业于牛津大学贝列尔学院(彭小瑜,2011);1917-1949年任教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Goldman,2014)。阿古什曾推测,费孝通很可能慕名听过托尼的课(阿古什,2006:33)。无论此事是否为真,费孝通是认识托尼并读过其著作的。1930年托尼来华调查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1946年,费孝通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演讲,由托尼担任主持,以“表示他(托尼)对我的交情”(费孝通,1999c:154)。

   尽管托尼的中国研究专著很受费孝通推崇,但他最引人注目的成就仍是16-17世纪英国经济史和社会史。在费孝通写作江村和禄村之前,托尼的主要著作《16世纪的农业问题》(The Agrarian Problem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1912)、《贪婪的社会》(The Acquisitive Society,1920)、《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Religion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A Historical Study,1926)、《中国的土地和劳动》(Land and Labor in China,1932)等都已经问世并引起广泛关注。同时期国内翻译的作品有《近代工业社会的病理》《社会主义之教育政策》《中国之农业与工业》。

   托尼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仍不断有著述出版(Tawney & Winter, 1972)。而本文认为,与本文主题相关,特别值得注意的是《16世纪的农业问题》《中国的土地和劳动》,以及《乡绅的上升,1558-1640》(The Rise of the Gentry,1558-1640)。因为《16世纪的农业问题》和《乡绅的上升》是托尼现代化理论的两个核心部分——土地理论和绅士理论的集中体现,而《中国的土地和劳动》则是在托尼上述思考基础上展开,带有比较研究的意图。

   《16世纪的农业问题》作为英国经济史研究的经典,不断有数量可观的后续研究,从材料到观点都有补充和新的分析(Gergson,1989;Whittle,2013;Kerridge, 2006;McRae,1996)。在这本书里,托尼指出所谓“资产阶级”是一种特定的关系群体,包括了原来社会不同等级的人物,如地主、资本式的土地租赁者、领取工资的自由劳动者,这一关系群体在16世纪以来庄园主与公簿保有权的持有者(佃户)之间的斗争过程中浮现(Gregson,1989)。在1941年发表的《乡绅的上升,1558-1640》一文中,托尼指出,土地问题发展到17世纪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这时候土地市场的强有力竞争者变成了通常出身并不显贵的地主,其共同的特征就是金钱,他称其为“乡下的土包子”(Tawney,1941:1-38)。因此亦有学者将托尼的观点概述为“乡绅理论”(the theory of gentry)(Bryer,2006:380)。

   费孝通对中国农村社会和农业的研究明显可以看到托尼《中国之农业与工业》一书的影响,但是他对托尼的理解并不仅限于此书。费孝通在江村、禄村研究中谈土地制度,接着在《乡土重建》讨论“绅士”问题,所使用的“gentry”一词与托尼相同。这些也许并非巧合。他对英国经济史的了解可能是超出我们意料的。本文希望通过文本分析,从土地制度、绅士与国家三个方面梳理费孝通从江村到禄村这一时期的乡村研究,与英国经济史对话。

  

   一、第一阶段:土地市场与农业现代化

  

   托尼认为,英国社会现代化变迁始于土地问题。在《16世纪的农村问题》一书中,托尼指出,英国在14-15世纪出现了土地市场持续活跃的明显趋势,农业生产类型发生变化,农业获得投资,从封建庄园制转变为市场生产(Tawney,1967:19-40)。我们把托尼说的这个时期称为乡村现代化或农业现代化的第一阶段,其特点是土地制度、土地综合利用方式变化和土地市场形成。

   一般认为,从公元9世纪开始到13世纪是欧洲封建主义的起源与发展时期,这个时期又可以分为两段,以11世纪末12世纪初为大致分界(布洛赫,2007:130-139)。在英格兰,第一个阶段是国王以教会法的做法封授土地连同其上的居民,其中保存了更早之前的村社共同体的条田制度;第二个阶段是在法国“诺曼征服”之后移植过来的封建军役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表现为多层封授(咸鸿昌,2009:24-31)。由于授封的来源、土地投献的情形不同,形成了采邑和“自主地”。诺曼统治时期的土地保有权可分为三类:自由民拥有的自由保有权(包括军事保有权、宗教保有权、自由无兵役保有权或世俗保有权),为期数年的保有权以及依附于庄园的维兰和茅舍农拥有的低级保有权(沈汉,2010)。其中自由无兵役保有权是在领主采邑之外、自由地世袭土地所有权(韦伯,2004:79)。与前述“自主地”相关的便是自由保有权。自主地最开始只能继承,不得在持有者有生之年转让,也不能通过遗嘱的形式在其死后转让他人。相对于自由保有权,庄园采邑下的附庸佃农所拥有的是不自由保有权,即誊本保有权或称公簿保有权。15世纪左右,英格兰乡村还出现了一种新的保有权——租地保有权(沈汉,2010)。这种保有权是双方自由谈判缔结契约的结果,而非出自习惯法。到16世纪,租地保有权广泛实行,最终推动了庄园的瓦解,土地所有权成为可让渡权利。

   圈地运动有两个阶段,在13-14世纪时,主要是领主之间的领地划分和领主与自由佃农之间的协议,核心是公共牧场的使用等,涉及许多小的耕作者。到16-17世纪时圈地运动的主体已经是一些大业主或其代理人,在短期内将小地产联合成大庄园,此时对土地集中起到主要作用的更多是大资本家和约曼(yeoman)(Tawney,1967:180)。在16世纪,法律上“约曼”就是一个自由保有权者(freeholder),他可以自行处置包括转让自己的荒地,这块荒地年付税金总额不超过40英镑(Tawney,1967:27)。在这个意义上,他等于自耕农。而现实中,一个自由保有权者虽然行使转让权利的土地面积受法律限制,但他同时可以租种荒地,从这方面说,他也是一个佃户。在此过程中,自耕农一部分补充到佃农中,另一部分转化为商业资本家,成为绅士的来源之一,比如英格兰东部地区(托尼,2006:121)就是如此。

   土地流动推动了乡村家庭分解。留在乡村的人被并入资本主义的农业生产之中;而没有土地继承权的人,比如非长子,要么参军,要么变成农场雇佣工人,要么流浪。这些富余人口一部分通过济贫法疏散到更远的农村地区(Tawney,1967:275-280),一部分进入海外殖民地(沃勒斯坦,2013a:291)。

   对于中国来说,英国经验最有借鉴价值的就是它的农业现代化。英国农业革命的成功有两个重要因素,一个是国王、大贵族和教会将大量王室和教会土地投入市场,比如伊丽莎白女王一共卖掉了价值817000英镑的庄园地产,其继位者在接下来30年内又卖掉了上述2倍的庄园地产;这些土地流转为租佃经营和土地用途转化提供了便利条件(Tawney,1941:24-26)。另一个是现代园艺技术的引入和发展。英国人从荷兰人那里学到了先进的园艺技术,大量种植亚麻、染料作物和苜蓿、三叶草等饲料作物,使农业成功向畜牧业转变,同时用劳动力代替土地,不需要流动放牧就可以得到高效率的畜牧业(沃勒斯坦,2013b:96-97)。而英国自耕农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们引领了园艺学的改良。

   这两个因素中国都没有,而且中国的土地问题还更为复杂。托尼指出:(1)中国的农业生产往往将野草、树木等作为燃料来源。欧洲自古实行的畜牧和农耕轮耕制度对于中国人而言是陌生的。既然畜牧业没有农业重要,那么欧洲极重视的公地问题在中国根本不成为问题(托尼,2014:62)。(2)中国不存在土地贵族,通常大量土地由国家和某些准法人团体如宗族、村庄、祠观、寺庙和书院所有,然后分成小块向外出租。(3)以拥有小块土地的自耕农为主,在南方多数是佃农以及自耕农兼佃农(托尼,2014:63)。这里自耕农和佃农的划分并非仅仅依据“所有权”和“租地权”,还要看每个地区关于土地权利的风俗习惯。例如在浙江、江苏普遍存在的双重所有权制度,佃农实际上具有类似英国誊本所有权者的地位,但是他们却不负担任何封建劳役(托尼,2014:25)。(4)地租过重并不是唯一的土地租佃问题,新的问题来自于不断出现的不在地主阶级。他们与农业的关系纯粹是金融关系,通常凭资本租下大片土地,再分成小块转租给农民,对农民进行严酷压榨(托尼,2014:64-69)。(5)大部分农产品为了市场而耕作,但运输困难,市场由商人垄断。他们与不在地主一样,也是高利贷者的利益来源(托尼,2014:52-55)。

   托尼提出改良农业的措施主要有:(1)为部分农业人口寻找其他谋生职业,比如向东北移民或者在工矿企业就业。(2)利用政府贷款帮助佃户赎买土地,开展减租运动,组织助农合作社。(3)引进农业改良技术,生产各类经济作物,如水果、玉米、花生。在这里可以看到园艺学对托尼的影响(托尼,2014:93-106)。

畜牧业的发展在中国缺乏条件,但托尼注意到中国乡村手工业是农业复兴的另一个可能契机。他指出,直到19世纪,英国乡村仍然存在大量家庭或小作坊经营,这些小作坊并非“前现代”生产方式,而是资本主义生产的链条(托尼,2014:11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现代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18686.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19年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