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安东尼斯库不是曼纳海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6 次 更新时间:2019-10-20 22:57:46

进入专题: 东欧剧变   极权主义  

秦晖 (进入专栏)  

  

曼纳海姆何以获得尊敬?

  

   在今天的东欧评价这些人,笔者发现主要有三个标准。

  

   第一是国际范围的“政治正确”:在二战的两大阵营中你站在正义阵营一边,还是站在罪恶阵营一边?

  

   第二是“爱国”或民族主义标准,你这样做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吗?“国家”是否因你的选择得到了好处?

  

   第三,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即人道、人权与人类尊严的标准,为“爱国”就可以对不爱(确实不爱和被认为不爱)这个“国”、但也并未侵犯任何人的平民百姓为所欲为,甚至搞大屠杀?按这个标准,那当然是不可以的。

  

   当然,在剧变前实际上还有第四个标准,那就是“主义”和“阶级”的标准,很多人是因为不符合**主义、属于“反革命”或“阶级敌人”掉了脑袋的。不过这个标准主要在冷战时期有效,在反法西斯的二战末期审判中这一标准很少公开说,今天剧变后就更没人说了,所以这个标准可以忽略。

  

   上述第一个标准,其实有清晰和相对性两个特点。所谓清晰是说二战中敌对的两大阵营谁是谁非,如今是有共识的,罪恶的轴心国,正义的反法西斯盟国,这没什么含糊。不像一战时,很多人如陈独秀都曾认为英美法协约国是民主阵营,代表“公理”,而德奧土保同盟国是君主阵营,代表“强权”,协约国中唯一专制的沙俄由于与民主国家不一心所以打了败仗,二月革命推翻沙皇,俄国也民-主了,协约国民-主阵营就更完美了。而列宁却认为协约国与同盟国根本就是“帝国主义”狗咬狗,没有谁正义可言——所以一战中的是非没有共识,是模糊的。而二战两大阵营的是非很清楚。

  

   换言之,当时加入反法西斯盟国阵营属于政治正确,而跟轴心国走是错误的。这应该也是共识。如今东欧有些人由于历史原因非常反感俄-苏,认为德苏争霸是狗咬狗,STL与希特勒是一丘之貉,但即使这些人,也认为英美是正义的,跟着轴心国反对英美是个错误。极少有人会翻这个案。

  

   但他们认为跟着希特勒走的错误与希特勒本人的罪恶不能等同。这就是所谓的相对性。这个说法对不对?那就要看具体的个人除了在国际政治乃至战争上“跟希特勒走”之外,他自己有无个人罪行了。

  

   的确,在二战时期,因为“爱国”而在地缘政治中押宝,结果“站错了队”,后来虽遭批评但仍被谅解,仍被视为“爱国者”乃至“国父”的,其实不乏其人。

  

   在太平洋战争中的东南亚,日本宣传其战争是要从白人手中解放黄种人,帮助亚洲各国摆脱欧美的殖民统治而“独立”,一时英美荷殖民地的独立斗士受其蛊惑纷纷入彀。后来成为缅甸国父的昂山将军,印尼国父的苏加诺,都曾投靠日本以对抗其宗主国——反法西斯盟国。昂山后来在日军全面崩溃时反正,苏加诺甚至是日本投降后才宣布独立的。

  

   印度独立运动的左翼激进派,号称社会主义者的钱德拉.鲍斯在日本扶植下组织“印度解放军”配合日军进攻印缅,不仅英国人,连中国远征军都曾吃过这“印度伪军”的苦头。而且不同于昂山等人的是鲍斯从未“反正”,日军印缅溃败后他还逃到日本并死在那里。但后来不但一般印度人,连印度共产党都奉其为独立运动乃至社会主义运动的偶像,印共(马)执政的西孟加拉邦还把首府加尔各答机场命名为钱德拉.鲍斯国际机场。

  

   日军攻陷当时为美国殖民地的菲律宾后,扶植“菲律宾第二共和国”宣称独立,其傀儡总统劳雷尔后来被复归的美军控以叛国罪,独立后的菲律宾政府却免除了这一罪名,让他当选议员,还竞选总统差点成功。后来菲律宾还承认他当年的“第二共和国总统”是合法的一届。

  

   当然无论鲍斯还是劳雷尔,投靠日本始终是个招致非议的污点,但这并没有影响其整体形象。在欧洲也有类似的例子,前面提到过的芬兰领导人曼纳海姆(过去译为曼纳林)在苏芬“冬战”中率领仅有轻武器的小小芬军抵抗大举入侵的苏军,一度把装甲机械化的苏联大军打得找不着北,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最后虽然不支而败,苏芬战争却被公认为蛮横无理以强凌弱的侵略战争而载入史册,连很多STL以后、剧变以前的苏俄著述也承认理亏。

  

   曼纳海姆战败后为雪国耻收复失地也投靠了德国,在苏德开战后他率领得到德国援助的芬军反攻苏联,号称“续战”。他一度收复了全部国土,还打入战前苏境,推进到奥涅加湖和列宁格勒城下。

  

   直到德军全面溃败后,曼纳海姆才向苏联认输、求和、反正。由于他的巨大声望,西方盟国也为他说话,经过讨价还价,STL居然没有惩罚他,让他继续当总统直到1946年。尽管“续战”的最终失败使芬兰损失了比“冬战”后更多的权益,但芬兰人认为他尽力了。他在“芬兰化”(准卫星国)时期就一直受尊敬,只是要顾忌苏联,这种尊敬不太高调。冷战结束后芬兰人无所顾忌了,今天在芬兰到处可见他的塑像,进入新世纪后他还多次在民调中被评为“最伟大的芬兰人”。

  

   这些事实说明:“因为‘爱国’而在地缘政治中押宝,结果站错了队”是可以被原谅的。甚至在“站错队”最终给“国家”造成净损失的情况下,只要他被认为为国家尽了力,仍然可以免于苛责。换言之,上述第一标准的权重应该轻于第二标准:在国际上“站错队”的爱国者,不少人在本国仍然被视为是爱国者。

  

罗马尼亚恐怖独裁的兴起

  

   那么,像安东尼斯库这类人不也是“因为‘爱国’而在地缘政治中押宝,结果站错了队”吗?为什么剧变后不少人就是以这种理由为他们辩解,最终却没有被接受?这类人与曼纳海姆的区别在哪里?

  

   如金雁指出,2006年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为安东尼斯库一案平反,主要的理由就是强调他“爱国”,所以站错队虽然错误,但罪不至死。而2008年罗马尼亚最高法院推翻了这一平反,仍然认为安东尼斯库罪有应得。但最高法院并没有在“爱国”话题上反驳地方法院,也没有重新给安东尼斯库戴上“卖国贼”这顶剧变前制作的帽子,而是根据2003年维塞尔委员会广泛调查取证后,确认了安东尼斯库政权的确犯有许多大屠杀罪行。安东尼斯库或许没有“卖国”之罪,但他的大屠杀之罪已经令人发指而不可赦了。

  

   的确,“爱国”可能比国际“站队”重要,但“爱国”不如人道、人权重要。“因为‘爱国’而在国际政治中押错了宝”或许是可以原谅的。但以“爱国”为理由推行暴政,大量屠杀人民是不可原谅的。曼纳海姆没有犯下这类罪行,这就是安东尼斯库与曼纳海姆这两个“爱国者”的本质区别!人首先是人,然后才是某国人。如果说上述第一标准的权重不如第二标准,那么在这两个标准之上,第三标准才是最重要的。

  

   前面说过,一战、二战之间欧洲曾经有过“第二波民主化”,一战后的罗马尼亚王国曾经是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尽管不完善但已经有基本的宪政框架。然而随着国际政治矛盾的尖锐化,以铁腕手段“保卫国家”的民族主义“爱国者专制”兴起,罗马尼亚也经历了这一时期欧洲相当普遍的“民-主失败”,而且非常典型。安东尼斯库就是摧毁-宪-政、实行独裁恐怖的一个代表。

  

   1927年罗马尼亚出现极端民族主义法西斯组织“铁卫队”,1935年更名为“把一切献给国家”党,一如其名,它的“爱国仇外”完全走火入魔,主张“反共,反资本主义,反浪漫主义,反犹太,反匈牙利人,反共济会”,而尤其反民-主。其创建者科德里亚努宣称:“自-由民-主——这会导致罗马尼亚军团和民族主义者的主要敌人夺取国家政权”;“民-主破坏了罗马尼亚人民的团结,暴露了它在犹太政权统一集团面前分裂的后果”。他宣布要“从肮脏的政治道德中清洗国家”,“让我们把这个国家变得像天上的圣日一样纯洁光明”。

  

   这样的极端主张对君-主立-宪制形成威胁,1931年起铁卫队几度被查禁。科德里亚努也被逮捕并在狱中遭暗杀。但是时任罗军总参谋长的安东尼斯库却很欣赏其宗旨。他执政前就因与铁卫队勾搭而坐过牢,执政后便把铁卫队合法化,公开参加铁卫队的集会,宣布铁卫队的正党(即“把一切献给国家”党)为唯一合法正党,并把许多铁卫队头目引入政府。铁卫队也宣布安东尼斯库是他们的“名誉领袖”,而铁卫队的实际领袖希玛则被安东尼斯库任命为副总理。

  

从“军团国家”到“社会国家”

  

   罗马尼亚“铁卫队化”不仅改变了外交,而且很快改变了内政。上台第二天,安东尼斯库就面见国王逼宫,要求获得绝对权力,取消宪法,解散国会;接着次日就废黜国王卡罗尔二世,改立米哈伊一世。这样安东尼斯库就废除了君-主立-宪制,并按铁卫队的理论,宣布建立“民族军团国家”。

  

   金雁文章说军团国家是学意大利法西斯,但据一些资料,其实这军团国家是科德里亚努在1920年就提出的主张,另一个说法叫“国家基督教社会主义”。那时墨索里尼都还未上台。还有人认为,若论科氏所受外来影响,也主要是德国的纳粹(国家社会主义),而受墨索里尼影响的主要是罗另一个法西斯组织“罗马尼亚十字军”的头头斯特列斯库,两派最初同源,后来敌对,斯特列斯库最后也为铁卫队所杀。

  

   无论是“原创”还是受谁的影响,“军团国家”或“国家基督教社会主义”无疑是以“爱国”名义反自由民主反共反犹的恐怖独裁体制。与传统的保皇党不同,铁卫队不仅蔑视“人民”,而且蔑视“国王”。他们宣称无论人民还是国王都寿命有限,只有“国家”神圣而且永恒,所以统治既不能依人民的意志,也不能依国王的意志,只能依“国家”的意志。而体现国家意志的就是由“爱国者”组成的“军团”。

  

   铁卫队得势后就针对旧罗马尼亚发动了大轰大嗡的“国家基督教社会主义”革命,他们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擅自抓捕了大批前王国政府的政要,并私刑处决了其中的64人,史称“吉拉瓦大屠杀”。此期间还有不少前当权派和学术权威(如历史学家,前总理约尔加和经济学家马德吉亚鲁)被暗杀。

  

   对于犹太人,铁卫队不仅已经下手屠杀,还通过“军团国家”连续颁布三项法律,把犹太人拥有的农地、森林、内河运输企业全部国有化。铁卫队领袖希玛还致信安东尼斯库,要求进一步加快“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改造,实现“军团国家”对经济的全面集中控制。

  

   “党的领袖”希玛这时已经与名誉领袖-总理安东尼斯库分庭抗礼。由于铁卫队得势后更加狂妄跋扈,甚至连一手提携他们的安东尼斯库也不放在眼里,认为安出身旧官僚,“革命资历”不如自己,阴谋政变取而代之。结果酿成1941年1月的“铁卫队叛乱”。

  

   安东尼斯库动用正规军严厉镇压,杀了很多人,抓捕9000多,其中近两千人被判刑,很快平息了叛乱。安东尼斯库因此取缔了铁卫队。“民族军团国家”的提法也被宣布取消,改为安氏本人自认拥有版权的“民族社会国家”一词。

  

   铁卫队在安东尼斯库支持下得势时,罗马尼亚尚未加入轴心国同盟,而铁卫队被取缔时罗不仅已经加盟,而且境内已有大量德军进驻,所以有史家称:铁卫队是“欧洲唯一在没有德国或意大利协助的情况下上台执政的极右激进运动,也是唯一在纳粹德国统治欧洲大陆期间被推翻的这种运动。”

  

   但实际上,与前王国镇压铁卫队不同,安东尼斯库此时镇压铁卫队已经与希特勒镇压罗姆冲锋队类似,属于内部的“党内斗争”。安东尼斯库的镇压只是结束了极权主义的“革命”而建立了极权主义的“新秩序”,镇压前的“民族军团国家”如果说像个充满“群众运动”的义和团时代,镇压后的“民族社会国家”就完全是个极权主义的警察国家了。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欧剧变   极权主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18641.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2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