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瞿学富告坝费

————历史中的小人物系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3 次 更新时间:2019-10-08 08:09:24

陈良  

  

瞿学富告坝费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夏天,湖北黄梅江堤溃口,洪水肆虐大半县域,民众损失惨重。但是,官修的《黄梅县志》只是在《杂志·祥异》里轻描淡写记下“二十九年大水”,此外再找不到其他片言只语。是故,这场大水给黄梅百姓带来多大损失与创痛,后人无从知晓。或许由于水灾没有正能量,所以就被官绅在修志时忽略了。

   倒是《清史稿·高宗本纪》,在却在本年度纪事里两次提到黄梅。是年六月,朝廷调湖北巡抚常钧为云南巡抚,因黄梅江堤溃溢,又命常钧暂兼署湖广总督,负责赈恤灾民。十二月,“赈湖北黄梅等州县水灾”。不过,黄梅民间流传下来一部叫《告坝费》的歌本,反映了那次水灾极其严重,灾后发生了一系列事件,从中可以窥见官场与世态之一斑。

  


   这一年,进入梅季,长江中下游流域阴雨绵绵,空气异常潮湿,用手能拧出水来。到了伏天,更是连降大暴雨,湖北境内江河湖泊水位持续上涨,府县衙门频繁告急。

   作为一省长官,常钧面对严峻的汛情,无法阻止老天爷降雨,只好反复责令府县严防死守。汛情危急,着实令常钧寝食难安。连日里,他在梦中频频梦见洪水,江湖溃堤洪水奔腾、房屋冲毁、淹毙人畜的场景异常骇人,醒来不免惊出一身冷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长江黄梅地段江堤果然溃口。

   消息传到省城,常钧恰好接到自己调任云南巡抚、王检接任湖北巡抚的诏令。虽然是平调,常钧却暗自庆幸,毕竟此去云南,不会遇到水患。就在常钧准备交接离任之际,朝廷又命他暂兼署湖广总督、刘藻署理云南巡抚。对此任命,常钧喜忧参半,喜的是获得总督头衔,即便暂署,也算高升;忧的是洪水无情,赈济灾民,凶吉难测。不管怎样,常钧临危受命之后,随即赶赴灾区,因为他知道朝廷用意就是让他妥善处理灾后事宜。

   常钧一行乘坐官船,从武昌出发,顺水东下,日夜兼程。进入黄梅地带,常钧站在船头眺望,只见江堤若隐若现,堤岸两边烟波浩渺,洪水滔滔。一位随从凑近常钧身边说,若在九江码头登陆,无法抵达黄梅,不如到蕲州码头上岸,改走陆路去黄梅。常钧点头同意,于是官船转头逆水而上,至蕲州码头靠岸。

   说来也巧,常钧一下船,就有黄州知府、蕲春知县、广济知县及其跟班上前迎接。其实,常钧这次下来视察,并没有正式通告府县。那个年代没有无线通信,府县官员何以知道常钧的行踪?这是因为混迹官场的大都是精明人,平时不仅按惯例孝敬上司,而且打点上司身边的幕僚、书吏及长随。与上司身边人搞好关系,就能得到小道消息。这一次,就是那位随从给府县发了加快密信。

   看到府县官吏前来迎候,常钧不禁惊喜。当府县以“抚台大人”称呼的时候,那位随从当即更正说“朝廷已命常大人署理湖广总督”,于是府县立马改称“制台大人”,仪态更加敬畏谦卑。听到下官称“制台”,常钧心里美滋滋的,随口夸赞了三个下官。三人俱各欢喜,庆幸恭候两日没有扑空;二个知县更是庆幸黄梅江堤溃口为上游广济蕲春减轻了压力,使他们免除受灾之忧。

   八抬大轿早已备好,就在府县请常钧入坐之际,一个十几岁女孩忽而出现,扯开嗓子唱了起来:

   湖北有个黄梅县,梅雨时节雨连绵。

   一夜之间江堤溃,洪水滚滚浪滔天。

   四十八圩都破尽,三十六镇被水淹。

   数百乡民撤离慢,洪魔吞噬丧黄泉。

   还有牲畜无处逃,随波逐浪难上岸。

   千家万户房屋塌,百姓流离度荒年。

   蕲春知县上前对女孩说,总督大人有要务在身,你不要挡道。女孩说她不晓得总督是什么官,只晓得卖唱讨钱活命。蕲春知县呵斥,你卖唱可以,但不能挡道。常钧见女孩衣衫褴褛,面色忧戚,生起怜悯之心,招呼蕲春知县不必计较,并赏给女孩一把碎银。与此同时,常钧心里嘀咕:黄梅官府报灾说是“水淹十八镇”,卖唱女孩却说“三十六镇被水淹”,到底哪个说法属实?

   在蕲州用餐小憩之后,常钧又改乘马车赶路。翌日,进入黄梅地带,蕲春、广济知县就与常钧辞别,黄州知府继续陪同。到了大河铺,一拨人齐刷刷跪下,拦住了常钧的车驾。常钧赶紧下车,问询究竟。拦驾的是八位士绅和一些灾民。八位士绅乃黎明五、石待价、余尚真、胡如炳、喻之堂、石学义、陈调恒、石仕尊,以黎明五为首,他们各自报了姓名,诉说“拦驾”意在为民请命,指斥知县熊文瑞治水无方救灾不力。

   八位士绅在黄梅颇为知名,他们在县衙担任六房书吏,彼此结拜异姓兄弟,形成了一股势力,能在黄梅呼风唤雨,连知县也礼让三分。自熊文瑞任知县之后,他们逐渐边缘化,能量急剧衰减。这是因为熊文瑞发现他们多有劣迹,便有意疏远他们,不再委派他们做事。书吏没有编制,没有俸禄,若不参与事务,就没有收入。熊文瑞将他们边缘化,有损于其社会声望与经济利益。是故,他们视熊文瑞为眼中钉肉中刺,巴不得除之而后快。他们隐忍多时,终于待到机会。得知江堤溃口,他们迅速聚集一起商议对策。大灾之后肯定有大员下来视察,南边道路淹没,省里大员会从西边官道过来,所以他们决定到县城西北的杨树镇大河铺等候。

   常钧此番出巡,就是要察访实情,遇到当地士绅,倒乐意倾听。黎明五等人数落了熊文瑞不是,又谈到堵口复堤与赈灾事宜,说的有板有眼、头头是道。常钧听了,频频点头。末了,八位士绅齐声呼吁,恳请制台大人做主,救黄梅百姓于水火。常钧安慰说,尔等放心,本官自有主张。

   随后,常钧一行向县城方向进发。直到常钧进城,熊文瑞才得到消息,于是匆忙出去迎接。两人相见,熊文瑞连忙作揖道歉:卑职不知抚台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多包涵。常钧淡然一笑:没关系,我不在乎客套。常钧口头说不在乎,心里却不满意,黄州知府和别的知县都提前迎候,你黄梅知县如此这般,不是藐视,也是轻视。那个随从插了一句:熊大人公务繁忙,未能迎候制台大人,也是情有可原。熊文瑞听出弦外之音,知道自己叫低了常钧的官衔,颇觉难为情。

   由于包括县衙在内的半个县城被淹,熊文瑞进驻地势高的鲍母祠办公。南北朝时诗人鲍照在黄梅死于乱军之中,黄梅人为纪念鲍照夫妇,在黄梅县城建造了鲍照衣冠冢与鲍母祠。在鲍母祠,熊文瑞向常钧汇报了受灾情况及救灾事项。关于灾情,熊文瑞还是说十八镇被淹,常钧从卖唱女孩与八位士绅口里得知是三十六镇被淹,故而提出质疑;熊文瑞没有反驳,只说制台大人不妨实地察看。真实情况是,全县三十六镇普遍受灾,被水淹只有十八镇,这是黄梅地形决定,其下乡为湖区平原,上乡为山区丘林。关于堵口,熊文瑞提出待到洪水退到一定程度就动手;常钧表示要宜早宜快,让老百姓看到官府没懈怠。熊文瑞指出,现在堵口难度大成本高,就是堵住了,境内积水不易排出去;常钧指斥,这是消极应对,堵口乃当务之急。熊文瑞没有争辩,只想待常钧离开后,仍施行原定方案。

   除了有失远迎,熊文瑞还以受灾为由不设宴接待,只是在临时官署弄几个菜而已。常钧口头赞许从简,心里颇为不悦。回到省城,常钧便指认熊文瑞犯有“治水无方救灾不力”过错,建议罢免熊文瑞官职,保举候补知县和刚中接任。虽说知县任免权在朝廷,但只要督抚大员提出意见,吏部一般会走程序办理。果然,常钧上奏之后,吏部很快办了任免手续。

   吏部任命一下达,常钧便约见和刚中,对他进行任前谈话。主要是传授为官之道,叮嘱新官上任要开好头,尽快稳住阵脚,妥善处理灾后事宜,安抚灾民,不出纰漏。和刚中表示,一定要尽心尽力,不负恩公厚望。此外,常钧还向和刚中推荐黎明五等八位士绅,说他们是黄梅贤达,既熟悉情况,又很有人望,若得他们倾力襄助,就不愁事情办不好。

  

  

  

   熊文瑞被罢免,消息在黄梅传开,旋即引起街谈巷议,其热度仅次于水灾。同僚及县衙人员大都困惑不解,毕竟熊文瑞清正能干,既会断案,也会办事,且体恤百姓,颇受民众爱戴。如此好官,怎么说免就免了?但不知新任知县是何方神圣,能否救民于水火?反正水火无情,出现水灾或火灾,总得有人倒霉。

   管钱谷的书吏瞿学富听到消息,赶紧去见熊文瑞,意欲探问究竟。走进熊文瑞住处,只见他表情淡定,亲手收拾行装,准备抽身离任。瞿学富一脸困惑,带着一股怨气,为他鸣不平。

   “大人在黄梅为官几年,兴利除弊,削减捐税,办了不少好事。上峰不问青红皂白,何故轻易罢免?”

   “还不是——”熊文瑞心平气和地说,“本县治水无方、救灾不力么。”

   “何谓治水无方?何谓救灾不力?”瞿学富反问。

   “江堤溃口,未能防患于未然,此乃治水无方;百姓损失惨重、流离失所,此乃救灾不力。”熊文瑞答道。

   “即便如此,也非大人之过。”瞿学富辩解道,“国朝百余年来,江堤溃口多次,最近一次是在十多年以前。黄梅水患由来已久,历任知县只是尽力而为,堤溃则修,堤不溃则不修。没有哪个想到,也没有哪个能够修建抵御百年大水的堤坝。大人也曾想过加固江堤,而县衙素无积余,应付上下且捉襟见肘,终究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无论谁做黄梅知县,溃堤在所难免。再者,大人眼看江堤难保,提前通告百姓转移,溃口后又设法应对,发动全县官吏士绅奔赴灾区,调集船只营救灾民,对无亲友投靠的灾民妥善安置……大人身先士卒,日夜操劳,换了别人,未必做得更好。”

   瞿学富越说越激动,直言要向督抚上书,替熊文瑞申辩。熊文瑞赶紧阻止,叫他不要节外生枝,坦言自己已过知天命之年,不在乎仕途沉浮,此去省城待命,若有合适差事便继续当差,否则便回贵州老家种田。感知熊文瑞的意头,瞿学富不再多说,只说要联合士绅与百姓,制作一把“万民伞”,他日为大人送行。

   “别,千万别搞这一套!”熊文瑞断然制止道,“江堤溃口,我心有愧;弄出‘万民伞’,更让我无地自容。”

   和刚中快马加鞭奔赴黄梅。

   熊文瑞做了交接,就悄然退场。既是罢官,不是平调或高升,熊文瑞的离去较为冷清,只有几个知心书吏出面送行。到了省城,等待他的是降职处理,发往鄂西北某县任儒学教谕。熊文瑞系贵州某县人,弱冠即中举,因家贫而选择直接入仕,初任湖南某县教谕,历任典史、县丞、知县,每个职位至少异地两任,进步极为缓慢。个中原因,并不是他平庸无能,而是性情刚直,不善讨好上司。在湖广官场辗转三十余年,从担任教谕起步而又回到教谕原位,起点即为终点。真是造化弄人。熊文瑞不堪忍受降职羞辱,愤怒上书请辞,卷起铺盖走路。

   此后,熊文瑞便在贵州老家,过着陶渊明式田园生活。

和刚中坐镇黄梅县衙大堂,成为清代黄梅第四十任知县。和刚中生长在陕西蒲城一富户人家,比熊文瑞小十来岁,也是举人出身,不过中举时已满三十八岁,入仕为某县教谕,干了两年,味同嚼蜡,于是花钱捐得知县,分发湖北候补。在省城候补期间,和刚中赢得常钧好感,无论派他巡夜还是打杂,他都乐意为之,毫无怨言;还隔三差五上常钧府邸走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18484.html

4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