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余庆:中国古代史上的国家统一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50 次 更新时间:2017-11-20 12:57:37

进入专题: 国家统一问题  

田余庆 (进入专栏)  

   这里要探讨的问题看似普通,但是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和现在国家发展有重要的联系,比如说统一的问题、多民族的问题、大国的问题,都是中国今天的基本国情。这些都是在中国古代史上逐渐形成的。自古以来,“统一”有一个历史发展的过程,是逐渐形成的。这里要探讨的就是历史上中国是如何形成统一的;各个民族又是如何陆续进入这个统一国家,从而使这个统一国家成为一个多民族的大国;如何在统一破裂以后,没有例外地,都能够在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内回归统一;怎么样在几千年里从一个低水平、低层次的统一走到今天这样一个比较高水平的统一,将来还要进一步有一个更高水平的统一。这个过程贯穿中国历史几千年之久,有相当丰富的内容可以探索。但是这个现象只有中国一家有,在世界上缺乏历史对比,中国人看来反而觉得当然如此,而为什么形成这个状况,探讨理论的内涵做得相对不够。

   我准备从两个方面、两个线索来探讨。第一个是中国国土开发和国家统一问题。统一是国家形态,国家首先要有一定的领土作为自己的范围,所以国土开发的步伐及状况跟国家的统一是一个密切相关的问题。第二个要探讨的是民族发育和国家统一问题。各民族包括汉族在内都有一个发育过程,发育过程有时导致民族矛盾,怎么样使这些矛盾走向统一,从而使各个民族一个又一个进入到统一的国家里面来,构成一个大国,这也是一个重大问题。这两个方面都是植根于中国社会内部,不是属于外力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所以都有相当长的发展过程,而这两个方面的发展过程很多时候都是交叉进行的。

   统一也有另外一个方面的状况,就是可能由于一时的政治原因国家分裂了,又由于一个什么原因它又统一了,这种情况历史上出现过,它本身跟刚才所说到的,国土开发、民族发育的长期过程,没有直接的关系,或者关系很少。这种统一和分裂往往是比较简单一些,时间比较短一些,看来纷纭复杂,实际解决起来是比较容易的。有一个明显的例子,中国出现过分裂的次数很多,各种大分裂中间有一个五代十国的分裂。

   五代十国是在唐以后,农民起义颠覆了唐政权,在没有一个接替的新的秩序出现的情况下,北方相继出现了五个短的朝代:梁、唐、晋、汉、周。这五个朝代统治了中国北方不大的一片地方,没有一个能够跨过长江,统治南方,所以南方形成“十国”。“十国”中又有一个国家在北方,实际上南方只有九国。九国中又有相承相袭问题,局面非常复杂。这个复杂局面是一时的、短暂的政治局面,看来与刚才所说的两个线索没有大直接的关系,虽然政治上纷纭复杂,但收拾起来不难,50年的时间也就澄清下来。分裂状况的出现有时有一些偶然因素、暂时因素在起作用,这些只能个案地来研究。总体地来看,宏观地来看,只好抓住两个主要的线索来观察,其他一些短暂的东西在这里面就不提了。

   现在中国统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台湾问题。我觉得台湾问题和我所要讲的两个重要的线索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近代以来列强人侵中国所带来的后果,政治因素是最主要的,解决起来,在策略上政治上会有很复杂的斗争。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牵涉到中国社会内部发展线索的问题,不包括在我今天要讲的问题之中。

   下面先讲第一个问题:国土开发和国家统一。

   国土开发和国家统一是对国家的领土这个要素做一个回顾。首先是什么叫统一,有没有定义的问题。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目前写文章的人有一个倾向,就是一步一步把统一向前提。传统的说法,国家统一,有自己一套制度来巩固统一,是从秦汉开始。我自己的想法,一个劲儿往前提并不是一个办法,因为越提越渺茫。但是把秦汉作为统一的起点,前面有没有一个必然要统一的趋势,有没有这个阶段,这就是秦汉统一从何而来的问题。我自己的想法是开始从西周算起,西周的大一统是古人的说法,我们科学地分析这个大一统和秦汉的统一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水平是低层次的,但是毕竟也有相同的东西。

   西周的大一统是从西周分封开始的,西周有一个中央政权,这个中央政权能够实现自己的主权,在中国北方黄河流域的范围之内发号施令,让自己的功臣、周室宗亲等等各种各样的人到东方去开辟土地。这是一种国家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是让中国北方的西部和东部都开发出来。如果说西周是统一的开始,那也只是低层次的,不过与秦的统一有直接的内部联系。

   统一的第一个时期,即统一逐步形成时期,大体上是西周到秦。秦汉以后到元,我认为是中国统一的第二个时期。元以后进人到中国统一的第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在地域上来说,统一的范围大体上是中国北方的东西两部。西部是位于渭水流域周人兴起的地方,由中央政权直接统治。东部是要开辟的地区,诸侯国所在地。这两个部分的开辟、发展以至于走向平衡,是这个阶段统一的历史内容和地理界限。秦汉以后到元是第二个阶段,这个时候中国北方,东部和西部结合在一起,要开发的地区是广大的中国南方。这个过程比前面那个过程要长一些。因为增加了更复杂的民族因素,民族因素是各个民族自身发育问题,是绕不过的。历史需要为此付出时间,1000多年时间。

   到了元以后,我认为中国的统一,从地域方面来说进人了第三个时期,理当是开发大西部。元以后,实际上在东部的南北,没有再出现分裂的可能性,问题在于西部。但是元以后中国缺乏能力,缺少开发的条件,比较准确一点说,元以后中国缺乏一个资本主义时代,没有技术力量,也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利用中国东部作为基地,把西部开发起来,广大的西部长期处在一个待开发的落后状态。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开发西部是一个大政策,是对中国历史遗留的一个大问题的交代,对中国整体开发的一个交代,而且也是对于中国统一的进一步巩固,开启一个新的起点。西部不开发,处在荒凉的状态,西部又是少数民族集中的地方,处在一个开发滞后的状态,这样一个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应当继续的。

   美国在19世纪开发西部,实际上也有类似的思考线索在里面。19世纪的美国靠着东部十三州的区域,靠着新英格兰的传统在发展,西部却处在相对的隔绝状态,又有另外一种文化在滋生,长此以往,美国也有可能出现像加拿大——一个英语的加拿大,一个法语的加拿大一样的问题。但是美国大力开发了西部,以至于西部和东部走向平衡,维持了美国今天的国情局面。可是中国缺乏这样一个资本主义时代来完成这样的任务,所以留下了一个开发西部的大问题。这是一个总体的线索。

   现在回过头来具体讲第一个问题,国土开发和国家统一的问题。中国早期国家的地域是西周分封形成的基业,统辖范围西面到渭水流域,东面一直到海,北面是今天北京以北的燕山区域——西周分封的最北一个国家就是燕国,向南到了长江流域。所谓分封,按当时说法叫做“授民、授疆土”,授给你民,这个民是什么人呢?大体上是被征服的殷朝的遗民,还有很多殷朝遗民以外的蛮、夷、戎、狄,他们原来被认为是华夏族以外的民族。有很多地方授民授的并不多,封君、诸侯自己带去一点随从,在这个地方白手起家,叫做“荜路蓝缕,以启山林”,推着小车,穿着破烂的衣服,开山辟野,慢慢形成基业,从小到大,慢慢形成一个封国。

   这个时候政治中心在西,在渭水流域,而国家的大量的活动,很有生气的活跃的部分,是在东部的诸侯国家。东西相比,西方是政权所在,命令所出的地方,但是狭小的渭水流域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间,能开发的在当时来说很有局限。东部是冲积的黄土平原,开发起来相对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难。东部的势力比起西部来是在慢慢超越,以至于西周政权在西部也待不下去,跑到东方来了,这就成为以后的东周。

   进人东周的时候,东部开发已经有200多年历史,形成一个又一个国家。我们今天知道春秋有所谓五霸,五霸以外,比较知名的国家还相当多。大体上说,春秋局面还不是高水平的局面,但是从当时来看是取得了很大的成就。200多年由西周那个“荜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状态转化成为东周五霸这样一个局面,应当说时间不算太长。因为当时在开发东部的时候所能够使用的工具,基本上是石、木再加上比较贵的青铜工具,铜器因为贵,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而且劳动人手是极其稀少的。在此以前,一个封国,实际上也就是三五十里、七八十里、百来里。国和国之间有大量的空荒的、没人管的、有待开垦的地方,所以国与国也不相连,各干各的。在那么一种落后状态之下,200多年开发出一个春秋局面,应当说这个历史的进步还是可观的。

   进人东周以后,新问题出现了。原来东部的秩序直接跟西周的宗主国相联系,诸侯受封而来,向周王回报,要朝贡、要觐见,有自己的义务。而现在,西周朝廷搬到东面来了,它也不像西周时候是那么有尊严、有威望的一个朝廷,在洛阳处在和东周诸侯国家一样的状态。东周的诸侯国家,一个一个挨在一起,不免产生矛盾,出现各种纠纷,纠纷往往没有更好的手段可以解决,就是打仗,所以一部春秋战国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这也就说明,分封开创了一种新秩序,这种新秩序,促进了东部的开发,也造成了新的问题。开发的国家不能自安其位,彼此冲突。分封的秩序成了旧秩序,在破坏中,走向反面,原来的宗主国家维持不了。代替旧秩序会是一个什么局面,这是一个长久的探索过程。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政治秩序,由于周王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要有一种新的权力来代替。春秋时期出现盟会,某一个诸侯比较强大,比较有影响,他就纠合周围的国家,联合在一起,试图解决面临的问题,方式是盟誓。盟会中用誓约的办法,一条一条的加以解决。这可以说是用盟会的办法代替周王权威,调整国家政治秩序。盟会主持者总是一个强国,强国主持这样的盟会总要为自己谋利益,所以盟约仅仅只能维持一个短暂时间。最早最有名的一个盟会叫做“葵丘之盟”,盟主是齐桓公。这个盟会中留下了盟约五条,五条盟约中与国计民生关系大的、现实性强的,只有一条,叫做“无曲防,无遏籴”。“无曲防”,意思是不要利用水道来为自己谋利益, 对下游的人造成破坏,不要把河流改道,作为攻击对方的手段。不只黄河有这个问题,北方各条水相沿的诸侯国彼此攻击的时候,都可以使用水作为一种攻击手段。 “无遏籴”,就是不要阻止粮食的自由流通,国家相连,有了饥荒,希望邻国粮食能够有个调剂,互通有无。过去我们看重这个条款,因为直接关系人民生活。

   现在细想起来,葵丘之盟,一命、二命、三命、四命所说,都不是和百姓生计有关的事情,都是说要维护西周所形成的礼、法秩序。这种礼法秩序是西周分封的时候要求于诸侯的一种根本秩序。礼法连在一起,说明当时的礼法还没有完全分离,实际上也就是一回事。礼和法都是一种约束,后来意义就分化了。一命至四命的要求,包括诸侯国家要维持内部稳定,不要擅自改变继承人,因为按西周宗法制度,继承是有一定的规矩要遵循的。比如说按“嫡长制”立下了你的继承人,你就不要擅自改变,立嗣人选和过程是周王所认可的,你擅自改变就违抗了周王,造成继承方面的不稳定。比如说,为了维持礼法制度,不能以妾为妻,妻和妾的身份地位影响整个统治秩序,不应该擅自改变嫡庶的次序,等等。还包括用贤人。前面四命,就是这些内容。第五命包含两款,一款就是上面说的“无曲防,无遏籴”,还有一款就是说不要封而不告。在分封制度中,诸侯国也有自己向下属的分封,这个分封要得到周王的许可,要报告周王。这还是礼法秩序。

当时的盟会中,诸侯所感觉到他们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不是国计民生,有比这个更大的,就是礼法秩序破坏的问题。礼法秩序,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尊王,尊王就是尊周王,尊周王就是尊周公所定下的秩序,使之在自己国内能够稳定。诸侯最大的心愿在这个地方。吴和越在西周的时候还是化外,被认为是荆蛮,不属于华夏。春秋末年,吴和越也趁着中原乱的时候,跑到中原来争霸权,一个是吴王夫差,一个是越王勾践。这说明号令不能自天子出,周王等同于一个诸侯国,还没有诸侯国的实力。诸侯国要自己维持秩序,又要打出周王的名号,因为没有新的名号能够代替它。这当然不能维持长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田余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统一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ngydyz.cn),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ngydyz.cn/data/106950.html
文章来源:雅理读书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非凡炸金花有作弊器吗 秒速赛车彩票注册平台 猜大小单双的彩票软件 河南快3平台 快3开奖结果查询北京市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北京pk赛车10官网 今晚彩票预测号码 100期货配资 甘肃11选5预测推荐号码 四肖期准四肖期期准 华东15选5专家预测号 江西多乐彩在哪里可以买 上证指数可以炒吗 秒秒彩的平台 景天鑫配资 股票开户多少钱